自然情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自然情怀» 正文

秋风中的落叶

作者:八月春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秋风中的落叶
夜雨潇潇,知道南方的秋天已经来临。
想故乡也该是暮雨沉沉,黄叶满地的深秋时节了。
故乡的秋,总绕不开一个身影,一个让自己感怀了那么多年的身影。
记得,飒飒秋风,黄叶漫天之中,花甲之年的他,一步一步缓缓走过那条铺满落叶的小径,走得那么慢,却又那么有味道。两旁的白杨直挺挺地插入空中,仿佛也在看着他,全世界为着他而静止。
湛蓝的天,枯黄的叶,人迹罕至的小径,总有一种特别的安静,一种与世隔绝的凄美。秋风窜过,尾巴上捎着将落的叶,那些叶在风中翩翩起舞,俨然忘情的舞者,那么纯粹,那么孤傲。
安静如他,静静地走进那旋转的叶之中,那么自然,像走进他自己的世界,走进他的灵魂深处。落叶仿佛蝴蝶一般,围绕在他左右,奉上一支优美的舞,忘了世界,醉了路人。此情此景,只恨自己不是一个画家,用自己的画笔,将这情景记录在画布之上。
见到他的时候,总会停下来,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他,仿佛他走过的每一个空间之后都藏着另一个世界,一个只属于他的世界,一个纯净而充满阳光的世界。一切如梦,不忍伸手去触摸,不敢出声,怕搅了这安宁。
很久以来,一直都弄不清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是仰慕,是同情,是惋惜,还是不平,真的很难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60年,于一个国家来说,风华正茂;与他,却是风烛残年。花白的头发像稻草一样干燥,风吹过的时候,我会怀疑自己听到了吱吱嘎嘎的声音。他的眼睛里,依旧是对人世的畏惧与疏离,骨子里依旧是才华横溢,看着他一次一次独自走过那条小径,总觉得魏晋时代就在眼前,总会不自觉地想起那句“苏世独立,横而不流”。
他的身上依旧流淌着那个年代的读书人的清高与骄傲。即便在那场动荡之中受尽屈辱尝遍辛酸看透人世冷暖,依旧不易其志。曾经的骄傲与执着一点点收敛于心,融于骨髓。再大的风浪也波澜不惊。
时常在想,如果没有那场猝不及防的浩劫,他的人生会走向何方。是一个硕果累累,桃李满天下的教授,还是一个才华横溢浪漫不羁的诗人,可以写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类的诗句的诗人?一切都无从得知,时间没有如果二字。
如果真的有来生,希望他可以像这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可以在来年的春天焕发新的活力,生机盎然,朝气蓬勃,灿烂地活一次,也算对得起今生的苦难,告慰自己今生的遗憾与无奈。
叶子在浓浓的秋意中飘零
这是中秋过后的第一场雨,“一层秋雨一层凉”,在这四季的交替中不算明显的绿城,大街上的穿着是最好的演绎,无袖的连衣裙,中袖的长袖的应有尽有,可是会在一场秋雨后忽然的统一起来。细雨绵绵,当行走在其中的时候,心也不由地变得湿漉漉起来,或者,雨天的心思也是如雨般,点点滴滴久久地难以晴朗吧。
雨天,总是让人感觉到寒意四起,“一叶落而知秋”,秋天的落寞也由此而显得越发的浓烈,被雨打湿了的绿叶在风中瑟瑟发抖。缩了水的叶子颜色尚青,却也抵不住季节的诱惑,一片片的滑落下来。那一刻,有种难言的情愫在心中滋长,脑海里忽然就升腾起了一些画面,原来深藏与心的东西便顷刻瓦解。你说,“你也很喜欢绿叶,喜欢那一抹掩藏与红黄色中的绿色在风中摇曳、、、、、、”当初的点滴还在耳边,可一切却早已变色。秋意浓,聚散都不由我。那飘零的绿叶何尝不是如此呢?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不想睡,或许也是睡不着?站立在窗前,凝视那如细丝般的雨,我正在一遍遍的听着姜玉阳的《午夜唱情歌》。很喜欢此歌的旋律和表达的感情,那是一种最真最彻的发自内心之深处的呐喊,那种无奈,那份痴情,不由分说的就渗进了你的心中,感染着你的情绪。我却遗憾它多了几点惆怅和悲悯,少了一份洒脱和豁达。当那深情的歌声在房间里环绕,滑过耳边的时候,忽然发现心已经追随着它而去了,叶落的季节离别多,不怕离别苦,却是最怕了心伤。
再听听《秋意浓》的时候,只有多情的秋风依旧多情的吹,漫天回忆舞秋风,声声叹息在心头。沉默的尽头,深深地记得曾经你为我如此的动容过,如此的爱过。“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不怕我孤单,只怕你寂寞,无处说离愁......”歌声滑过时,落叶在漫天飞舞......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出生在雨声里的,会常常不知不觉地在雨声里无法睡熟,如今还是那种没心没肺任凭秋雨频叩轩窗,却依稀记得昨晚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完,演讲稿只写了一半,博客里的留言还有五十多条,电脑更是一宿没睡、三天的衣服浸泡在水里,而最后的思想,雨下的时间这么长,心在那一刻带着一点莫名的感伤,雨,细细的、柔柔的,仿佛是天上仙子的眼泪。是舍不得叶儿飘落而流下的泪吗?亦或是看淡了人世间的情,为聚散离别而哭泣呢?树叶该是落了一地了吧?怪可惜的。
一大早醒来,推开窗,雨还是没停,走在路上,蒙蒙的细雨打湿了我有脸,马路上车来车往,溅起的水花如诗如画,此时此刻不由得感叹:茫茫人海中,潮起潮落,花谢花开,缘聚缘散,人走人留,道不出无情有情,料不准何去何从,谁是谁的过客,谁又不是谁的过客,岁月流水,脚步匆匆,在生命短暂的一瞬间,竟轻轻的又走来一秋天。身后的步迹深深浅浅,脸上的容光渐远不再,秋的气息,秋的依恋,还有什么在身边?想要一种结果,需要自己去看。记得去年的这个秋天,她把一张请柬递到了我的面前。红红的喜字,印着金童玉女。我终于明白,什么才是一种揪心的痛!我的她,曾经的我们漫步在秋的诗行里,投入秋的怀抱,或许我已不再留恋,或许我仍在渴盼,世界在我眼中在我心底,无限小,又无穷大。惜春也好,悲秋也罢,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