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情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自然情怀» 正文

西藏之旅

作者:倪霞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朝圣
从西藏回家已有两天了,家乡的闷热和高温让我怀念起了拉萨的凉爽,怀念那里的蓝天白云,藏北草原的大器和壮美;怀念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灵动,还有宁静地生活在山水之间的藏族同胞们,以及一路上五体投地的朝圣者……
西藏,是多少人向往的圣洁之地,我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早就来到她的身边,因为我还是如此的单薄和浅显,惟恐不能够将她的内涵看懂和看透;没想到这么快我会投入她的怀抱,因为我深知自己这支秃笔永远不能够生花,不能生花的笔怎敢轻易描绘她那美丽的容颜;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地踏上这片圣洁的土地,因为我真的还没有作好足够的思想准备,没能让自己更多地完美起来……
可是我来了,我真的来了,我带着我的稚嫩和浅显,带着我的纯真和热情,我轻轻地、慢慢地,生怕扰了她的宁静。一向开朗爱笑的我,在拉萨贡嘎机场,当走下弦梯,接受热情纯洁的哈达时,当一声“扎西德勒”回荡在耳边,当点滴清凉的雨,滴落在我燥热的心头,那瞬,我静得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可是我真的来了,她的天高云淡,她那直射的阳光穿过你的身体,直透你的心灵,让你的心灵如阳光一般明亮和通透,不敢私存一丁点阴霾!
在布达拉宫,在大昭寺,在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在众多佛的面前,在神圣的山水之间,在无数个朝圣者的人潮里,伸手敲响佛钟,只想轻轻地告诉佛祖:飞越崇山峻岭,不远千里,我来了。
我双手合十,在每一个佛祖和斑禅的神像前,虔诚地参拜,什么都不求,依然只是为了告诉这方圣地,我来了,有太多稚嫩和缺点的我来了。哪怕高原反应,可我从来没有放弃每一段旅程,每一片我要到的土地,虽然我深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适应她的特别和美好,虽然她敞开她宽阔的胸怀,接受每一位来访者和朝圣者!
沿路看到的朝圣者,手持转经筒,行色匆匆,口中念念有词,心无旁骛,一直朝前走。还有一种朝圣者便是一步一跪拜,五体投地,带着简单的行李,几个人一同前往心中的圣地,他们的行为和举止让许多内地人迷惑和不解。
在《西藏生死之书》一书中,我读到了让我感悟朝圣意义的文字:
……由于大多数人相信人生只有这么一世,现代人已丧失长远的眼光,因此,他们肆无忌惮地为着自己眼前的利益而掠夺地球,生活自私得足以毁灭未来……现代工业社会是一种疯狂的宗教。我们正在铲除、毒害、摧毁地球上的一切生命系统,我们正在透支我们的子孙无法偿还的支票……我们的作为,好像我们就是地球上最后一代,如果我们不从心理、心灵、见解上做一番彻底的改变,地球将像金星一般地变成焦炭而死亡……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于来生的无知,使得我们的环境受到变本加厉的毁灭,正威胁着我们一切的生命,如果人们相信今生之后还有来世,他们的整个生命将全然改观,对于个人的责任和道德也将了然于胸……
从这些文字里,我了悟到藏胞们为什么对山川江河是如此的敬畏,他们从不到河里洗漱,从不轻易踏上湖泊的圣水,他们在大山、河流、湖泊周围插满了各色象征佛经的巾幡,他们称山为圣山,湖为圣湖,他们从不用凡俗的肉身去玷污这些圣洁之地,从不打捕江河中如鱼类的生灵,大自然的一切在他们的心中都是神灵的化身,都是不可侵犯的。正是有了他们的敬畏,西藏才保存了今天这份环境的存在,才有了这份干净又干净的山水和天地!
在他们不带任何功利思想,纯净得在有些人眼里几近愚昧的宗教信仰里,我看到了朝圣者那生死同一的光芒!
西藏是一幅流动在我心中的画,他是千年的佛教圣地,从某种角度来说,对文学的追求也是一种信仰,不远千里,我是来西藏朝圣的!
在这条朝圣的路上,在这个圣洁之地,开启了我的朝圣之旅……
佛说: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是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是啊,在文学朝圣的这条无尽的长路上,我只期盼,期盼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公主柳
导游介绍,拉萨有一种柳树,叫拉萨柳,这种柳树从前只内地才有,是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时,其母亲折柳相送而带过来的。所以又称公主柳。柳树因为气候的改变,柳枝的长势是向上而非下垂的。导游的话让我突地坐起来,直望窗外的公主柳。那一刻,我想到的不是因气候的改变使柳树呈仰望状,柳树分明如同公主一样,是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和期盼,她在翘首遥望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唐和故乡。
据史料记载:唐太宗贞观十二年,松赞干布率吐蕃大军进攻大唐边城松州,即今日的四川松潘县;唐太宗治理下的唐朝,此时正国富兵强,于是派候君集督率领大军讨伐,大败吐蕃于松城下,松赞干布俯首称臣并对大唐的强盛赞慕不已,他在上书谢罪时特向唐廷求婚。唐太宗考虑并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在宫中选定了一个通晓诗书的宗室之女,封她为文成公主,文成公主原是唐太宗一个远亲李姓候王的女儿,长得端庄丰满,自幼饱读诗书。
导游开玩笑说,文成公主是第一个援藏的干部!她在当地藏族同胞的心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至今当地藏胞视她为度母的化身,是能解人间一切苦痛的神灵,在拉萨大昭寺仍供奉着她当年带来的释迦佛像和藏人为文成公主塑的雕像。她从大唐而来,教会当地民众医学、工匠、编织等多种生存手段及宗教信仰。藏民族视她为国母,同时她也无限地热爱着藏族同胞们。
据《吐蕃王朝世袭明鉴》等史书记载,文成公主进藏时,队伍非常庞大,唐太宗的陪嫁十分丰厚,金玉饰物,经书经典,烹饪食物,锦缎垫被,工技著作,医药谷物种子等。在她的影响下,汉族的碾磨、纺织、陶器、造纸、酿酒等工艺陆续传到吐蕃;她带来的诗文、农书、佛经、史书、医典、历法等典籍,促进了吐蕃经济、文化的发展,加强了汉藏人民的友好关系。
在布达拉宫,导游说这座宏伟的宫殿是松赞干布为文成公主所建,一切建制模仿大唐宫苑的模式,以此安顿文成公主,借以慰藉她的思乡之情。此时我在想,公主付出太多太多,如果从爱情的角度来看,公主是幸福和值得的,因了她的优秀和善良,她的修养和豁达,她的博大和美好,温暖着一个荒蛮之地的英雄,同时获得了英雄夫君加倍的敬爱。她与松赞干布的联姻堪称千古绝唱。如果从一个出嫁女儿的角度来看,又充满了太多的无奈和凄凉。在遥远的西藏,她要忍受多少对亲人的遗憾,对家乡对父母无限思念的煎熬和期盼。一个出嫁的女儿无法回娘家的滋味是何等的断肠!
在拉萨河旁边有一座山,当地人称为圣山,传说当年文成公主每每思念之情燃起,她会攀上山峰向远方的大唐遥望哭泣,一直到平静下来。
当车子走过这座圣山时,我的心中偏偏荡起这样的伤怀:我站在高山之巅,望大唐兮,白云飘渺,一去千里;我站在屋脊之侧,望亲人兮,泪如泉涌,泣不成声;我站在异域之苍茫大地,望长安兮,佛定身心,肩挑重任!
拉萨的夜色总是来得特别的迟,当晚风摇曳着公主柳的时候,想起了这样的句子:“晚星带回了/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带回了绵羊,带回了山羊/带回了牧童到母亲身边”。(萨福)
当暮色沉醉,牧民归来。当炊烟飘起,孩童嬉戏。可以想见公主对故乡对父母,对兄弟姐妹的思念和怀想,这一去千里,难以回头的落寞和牵挂,这思乡之苦,想母之痛,谁人能解愁肠千结,谁能把远嫁的女儿带回母亲的身旁?!
亲人远离,乡关何处?拉萨河在奔腾,在呜咽。千年后来朝圣的小女子我,飞翔而来,翱翔而归,也不过十天的行程。深刻体会到作为一个现代女儿的优越感和幸福感。望着仍翘首期盼,千年时光掠过的公主柳,遥想当年思念家乡和亲人,难以团聚却贵为公主的文成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