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校园动态» 正文

夏之梦

作者: | 发布日期:2020-09-27 |浏览次数:

  仲夏时,那里的一切都像记忆里一般清晰,每一帧都可以做成相片放在书桌上。

  第一次来这座岛的方式是在梦里,紫色的光芒荡漾在海面,一寸寸夹杂着金光的紫色像羽翼拂过眼睫毛,让人担心眨眼后就会失去这转瞬即逝的美丽。

  那一刻我从暖黄色的光线中挣扎着醒来,阳光早已像潮水一寸寸漫过我的房间,透过窗帘拂进的海风让人感到阳光不是过分炙热,好像都不用涂防晒霜就可以出门似的。行囊里装着各种白色的衬衫和汗衫,以及我用塑料袋单独放置的颜料、画板、相机。假期独自出门旅行写生,好像还是第一次,我格外慎重地对待眼前的一切,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对生活的深情荒废在无所事事里。

  从窗口向外眺望,海面的帆船像纸船一样漂浮,那些乘风破浪、掌握风向的舵手或许都是无奈的勇者,生活中的一切风浪都无法躲避。他们起初选择时便舍弃了在岸上的安稳,愿意去面对未知且不断更正航向的冒险,但终究还要回到岸上。选择主动面对的无奈的勇者们,在我的镜头里,他们是漫如流水的人世中徒劳的勇敢。

  漫步在椰树遍布的海岸线,阳光刺破叶间落在地面,椰林婆娑,风夹杂着海面的味道。我伸手去触摸光的温度,做这种他人觉得是徒劳而又无意义的行为,对我来说却有其更多意义,我已经习惯通过感受阳光的温度来测量现在这个地方是否适合我摆下画板进行写生,光的温度决定了眼前的风景的亮度,也可以用来估计油料干凝的时间。海面透着翡翠般的碧泽,零落着像群星散落夜空般的岛屿和石礁。在岛上小孩子们的童话里,有一些岛上留着海王的神器,有一些石礁上藏着他们金光闪闪的鹅卵石宝藏,我很荣幸,可以用我的画笔为他们记下这一段段传说往事。

  站在岛屿的山上可以一览无余,海平面刚生成的云层,都藏着风雨欲来的暗涌。夏日的积雨云在海面落下的雨点激起了白色雾气,一切都是我梦里还没有见过的画面,就像我只是看着他们在赛帆船一样,帆船人本身不畏这些自然给予的风景,他们像摆脱了桎梏的海鸥,飞往更深更远的湛蓝中。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舞台里,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夏末时节,秋未满的岛屿总能让人安心,感受岛上的种种时,就像在听一位悠闲的故友叙述他过去所经历过的事。

  傍晚,天空从东到西的蔚蓝逐渐变为了深黄,等到海风逐渐将路灯渐次吹亮时,与海平面接壤的暗红又逐渐变成了深沉的紫色。清晰的小岛岸边蔓延着明灭的灯火,参差的楼宇里洋溢着孩子归家的笑声。我注意到相片和画上原有的光芒已经被天空宁静地收了起来,所有的光芒在时间面前周而复始,并承诺着一次次的等待与再现,黑夜里的星空便是承诺的代言人。时间是可以磨平一切事物的钝器,我们定义着自己的存在,但既然一切都可以因为时间而发生变化,我们用时间来度量一切的想法似乎也成了虚妄。但即便如此,我也积极地望着仲夏夜里镀着紫色光芒的星空,祈祷必将到来的更美的黎明。

  我想去感受时光里的夏天,我不愿只做一个附庸风雅的人。

  (文/会计学院2019级会计陈晓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