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海无涯,永无止境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学海无涯,永无止境» 正文

浪漫路曲曲折折

作者:RAY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由于我工作的地方在联合车站的行李寄存处,我看得见每一个上楼的人。
哈里3年多以前来到这里,站在楼梯口等待905分到达的火车旅客。
我还记得那第一晚见到哈里时的情景。那时,他瘦瘦的,神情焦虑,就像个孩子似的。他穿戴整齐,我知道他是在等女朋友,而且在她到达20分钟之后他们就要结婚。
旅客们过来了,我得忙碌起来。等到918分的那趟车快到的时候我才再往楼梯方向看去,我吃惊地发现那个年轻人还在那里。
她也没乘918分的那趟车来,940分的车上也没她。等1002分那趟车的旅客全都到达并离开后,哈里显得很失望。很快他走近我的窗口,我就招呼他,问她长得什么模样。
“她个子小,皮肤黑,”他说,“19岁。走路的样子很利落。她的脸,”他想了一会儿,说,“很有个性。我的意思是说她会生气,但从不会生气太久。她的眉心处有一个小点儿。她有一件褐色毛皮大衣,不过可能没穿着。”
我想不起来看见过有谁长得像那样。
他给我看他收到的电报:星期四到。车站接我。爱爱爱爱。——梅。电报寄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
“呃,”我最后说,“你干吗不往家里打个电话?如果她先你到达这里,她可能已给你家打过电话。”
他懊恼地看了我一眼。“我到城里才两天。我们打算见面之后开车去南方,我在那儿找到了一份工作。她——她也没给我任何地址。”他摸了摸电报。
第二天我去值班时他还在那儿。一看见我,他就走了过来。
“她在哪儿工作过吗?”我问。
他点了点头。“她本来是个打字员。我给她以前的老板拍了电报。他们只知道她不干了,结婚去了。”
哈里在后来的三四天接了每趟车。当然,铁路方面作了例行检查,警察也参与了这件事。但是实际上谁也没帮上忙。我看得出来,他们都觉得梅只不过是跟他开了个玩笑,但不知怎么我却根本不这么认为。
有一天,大约是过了两周之后,哈里和我聊天,我给他谈了我的想法。“假如你等的时间够长的话,”我说,“总有一天,你会看见她走上楼梯的。”他转过身看着楼梯,仿佛过去从来没见过似的。
第二天我去上班时,哈里已经站在托尼杂志摊的柜台后面了。他不大好意思地看着我说,“呃,我总得在哪儿找个工作,是不是?
于是,他开始给托尼卖杂志。我们再也不谈梅,谁也不提我的看法。但是我注意到哈里总要看看每个上楼的人。
到年底时,托尼由于赌博发生争执而被别人杀了。托尼的妻子将杂志摊完全交给了哈里打理。过了些时候她再次结婚,哈里就从她那儿把杂志摊买了过来。他借了钱,装了个冷饮柜,不久小生意就做得不错了。
于是到了昨天,我听见了一声叫喊,还听见好多东西掉到地上。是哈里在叫。掉在地上的是一大堆玩具和其他的东西,都是他跳过柜台时弄翻的。他从这些东西上面跑过去抓住了一个女孩,她就在离我窗户不到10英尺的地方。她个子小小的,黑黑的,眉心处有一个小点。
好一会儿的时间他们就那么呆着,相对着笑呀,哭呀,讲些没什么意义的话。她好像说“我指的是汽车站——”而他则把她吻得说不出话来,告诉她自己为找她所做的许多事情。显然,3年前梅是乘汽车而不是火车来的。她电报里指的是“汽车站”而不是“火车站”。她在汽车站等了好几天,为找哈里花掉了所有的钱。最后,她找了一份打字的工作。
“什么?”哈里说,“你在城里工作?一直都在?”
她点了点头。
“哎呀,老天爷——你就从来没到这个车站来过?”他把手指向杂志摊。“我一直就在那儿。那个摊儿是我的。我看过每个上楼的人。”
她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苍白。过了一会儿,她向楼梯看去,声音微弱地
说:“我——我过去一直没上这个楼梯。你看,我昨天出城是去办点公事——噢,哈里!”然后,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真的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往后一站,用手直指车站的最北头。“哈里,3年来,整整3年,我就在那儿——就在这个车站工作,在站长办公室里,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