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酷评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时事酷评» 正文

财政投融资改革构——以建设小政府为目标

作者: | 发布日期:2013-05-08 |浏览次数:

以下内容为我翻译的与日本财政投融资以及小政府建设相关的内容,近年来,关于中国建设小政府的问题的讨论日渐活跃化,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借鉴先行者的经验与教训,从而更好地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政策措施。

近年来,与行政改革、结构改革相关的财政融资制度改革的讨论日渐活跃化。这是因为普遍存在这样的共识,即在通过行政改革重新定义政府职能的时候,有必要对行政组织的存在方式以及被称为第二预算的财政投融资进行根本性的改革。 “从根本上改革财政投融资制度、构造与新政府职能相适应的机构组织形式”这一事项也被添加到中央省厅等颁布的改革基本法中。政府于去年12月对力求从2001年4月开始实施的改革方案进行了整合。

财政投融资制度根据社会、经济形势的变化实行资源配给政策,或者说是从金融方面对公共事业的建设提供支持,对以往日本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产业基础和生活基础进行了整合,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近年来,日本经济已发展成熟,信息化、全球化的高速发展使日本经济所处的环境不断发生变化,政府部门本身以财政投融资为媒介成为了各项事业的实施主体,随之而来的非效率性也逐渐显现。

为了促进个人与企业的改革,使21世纪的日本社会充满活力,应尽量简化政府职能。因此,与经济活动有关的权限和责任的再分配问题成为政策制定上的重要课题。政府活动的核心在于维持市场机能,即整合交易环境、促进竞争。在财政投融资改革方面,如何使市场机制所确定的规则融入到日本社会之中也成为非常重要的问题。

政府改革方案将废除资金运营部的委托保管义务和对运用政策成本分析的目标事业、领域进行重新审视作为重点,同时初步评价其方向性。但是另一方面,1997年11月自民党行政改革促进本部提出在10年后将财政投融资余额减半的缩小规模的保守政策等等,甚至是寻求更加深入的应对政策。

我们认为,要克服财政投融资所带来的受益减少或受益消失的问题,有必要果断地进行改革。民间能实现的事项交给民间,属于政府职能的领域要严格制定规则从而强化政府机能。基于以上认识,在考虑财政投融资改革时提出了以下五项原则。

(财政投融资改革五项原则)

1、 目标:小政府(小政府也是无冗余政府)

2、 行动准则:民间能实现的事项交给民间,从完成使命的领域中退出

3、 事业评价:以费用便益分析、政策成本分析为基础,缩小事业范围

4、 说明责任:保证充分公开信息,有效说明责任落实情况

5、 基于规则的职能:通过外部监督制定规则,强化职能

为了更好地发挥财政投融资改革的效果,在五项原则的基础之上提出以下的追加建议。

1、 与结束使命的机构、事务相关的退出战略的制定与权责明确

如果对以“民间能实现的事项交给民间”为准则而实行财政投融资改革的政府部门的职能进行重新重新定义的话,首先是从民间能够提供供给的领域中完全退出,为维持市场机能进行彻底的环境整合。其次是对于社会资本整合等没有交给民间的领域,在事业实施的时候,巧妙地运用私人融资方案等的民间技术秘诀,尽量压缩成本。

在实现改革的时候,并不是要优先考虑财政投融资机构的存续问题,通过对业务事项和成本的研究结果表明,对于被判定为失去存在意义的机构,必须制定使其能够顺利退出的战略决策。

2、 以费用便益分析、政策成本分析为基础确立评价标准

基于费用便益分析的事业评价以及基于政策成本分析的纳税人负担的定量化是推进改革的目标。关于政策成本,确定存在哪些障碍,并将此作为财政投融资机构和业务是否应该继续存在的评价标准。而且,在对所有的财政投融资机构进行政策成本分析的同时,必须公开试算的前提条件以保证对计算进行验证的可能。

3、进一步充实时价信息以及合并信息等公开信息的内容

为了保证与政府部门直接参与的资源分配相关的效率性和公平性,实现说明责任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必须构筑透明度高的机构组织。这些机构组织要能够通过适当的程序公示使公众信任的信息。

虽然财政投融资机构在公开信息问题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不得不承认在财务内容和事业效率的切实把握问题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合并信息以迅速引入时价会计和实质支配基准为基础。在充实合并信息的同时,要尽量对信息公示请求制度进行体制整合。

4、国会制定规则职能的强化

虽然对财政投融资机构实施了行政监察和会计检查,但由国家主导的检查并不一定有效。为了改善这种情况,亟需将强化机构的制度主导作为改革的重要一环。为了减轻纳税人的负担,在国会设置统和行政监察、会计检查以及政策评价职能的机构。并有效提高对通过国政调查权的国会中央省厅和财政投融资机构的监督。以此来强化国会的制度性。

此外,本文在最后以邮政储蓄、住宅金融、高速公路为例对于退出政策实施的必要性进行了如下的探讨。

(邮政储蓄)

由于自主运营的开始,邮政储蓄没有被置于财政投融资的资金调度部门的位置。而且,由于金融危机的深化,民间竞争已经超越了既有的限制,变得越发激烈,从而导致以前的邮政储蓄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其应有的意义。

现实情况是,国民不得不承担邮政储蓄的自主运营所伴随的风险。全体纳税人的风险负担支撑着邮政储蓄利用者所得到的回报,但是却很难找出根据来使这一现象合理化。简易人寿保险的情况也与之大致相同,应该与邮政储蓄一起尽快实施民营化的退出战略。

(住宅金融)

住宅金融公营贷款机构有通过稳定的住房资金供给提高住房获得能力的责任。同时,在提高住房质量的层面上也发挥着一定的政策引导功能。但是事到如今,不能判定给予房产取得支持的是优先度高的住宅政策。由于民间的反映能力日渐提高,政府应该尽早从住宅金融领域退出。为了使住房质量提高的目的得以实现,也可以用住宅性能表示制度等其他的政策来代替。

(高速公路)

如果以现行的高速公路建设计划为前提进行整合的话,会出现两方面的弊端。即由于费用增加使利用者负担增加,由于补助金的扩大使纳税人的负担增加。原本按照重新研究的计划,如果仅仅建设有必要的路线,就没有必要从财政投融资中获得大量的资金。应该遵循使民间资金、技术秘诀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的要求,来探讨与计划相符合的最佳的资金调用、建设以及管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