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人文经典» 正文

为岳飞歌

作者:琳琳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一、
八百年的岁月不知腐朽了多少亭台楼榭,不知暗淡了多少风流往事。但你的赤诚忠心,你的精忠报国有如高悬的日月,照耀千古。
没有显赫的出身,没有权势的富贵。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你,在父言母训下,却有了钢铁一般的勇武和丹霞一样赤诚的忠义。
那是一个硝烟弥漫的年代。金军的铁骑肆无忌惮的践踏着中原大地,烧杀淫掳,涂炭生灵。国已再风中飘零,家又依偎何处。黎民百姓,为了躲避这令人窒息的烟火,四处奔走,流离失所。一时间,路途上,白骨累累。无能的统治王朝,一味的追求着所谓的求和,国都也一再,再而三的南牵,竟然迁到了一艘船上,漂泊在茫茫的大海之上。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烽火连天的年代里,你背负着母亲刻下的“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投身军营,誓灭金贼。
凭着一枪一马,一片忠心,就这样,你在沙场沙场上开始书写起一个属于你的时代。
二、
你的队伍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岳家军”。
那的确是一个属于你的时代。中原百姓没有人不知道这支“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抢”的部队。就是这样的一支部队,所到之处,金人无不闻风而逃。一时间,中原大地各路义军皆竖起“岳”字大旗。旗到之处,所向披靡。“渴饮刀头血,睡卧马中鞍”的诗句也成为中原地区最为响亮的抗金口号。于是金军接连败北,金国百战名将完颜兀术被迫撤回河北,每遇中原相识之人无不泣言中原之败。
当你收复宜兴,长期处于金人统治下的百姓们犹如拨天见日,他们夹道欢迎你的到来,并言“父母生我易,君之活我难”。当十二道金牌班师之时,全城百姓无不“攀衣栏马哭声惨,刺腹摧肝血泪言”。
……
不错,这就是岳家军的时代。
三、
善始者未必善终,善者亦未必善报。
“古之未有权臣在内而大将立功于外者”,于是,你在撰写自己功绩的同时也铸就了属于自己悲剧。
挑拨与阴险是秦桧的本能,猜疑与残酷是高宗的禀性。
“岳少保曾言,他与太祖皇帝一样都是32岁封的节度使。”
“可岳飞是个忠臣啊!”
“皇上,太祖皇上在龙兴之前也是个忠臣啊”
……
就这样就挑拨,就泯灭了你数十年来沙场上的血肉拼杀、风餐露宿、九死一生。“莫须有”的罪名就这样扣在了你的身上。
在审判你的公堂上,面对那些可笑的“谋反”证据,你脱下衣服,背上四个大字“精忠报国”,振聋发聩。以至于审判你的御史中丞何铸当场羞愧难当,遂誓死不审此案。
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风波亭成了你最后的归宿。 
听到你遇害的消息,金人举国欢腾“酌酒相贺”,中原百姓“莫不垂泪”。
今天,岳王庙里。堂上,“还我河山”四个大字其实磅礴。堂下,四尊奸佞铸像当受万世唾骂。“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四、
壮志未酬,英雄早逝。朱仙镇班师,十年之功,毁于一旦。
深夜每读史到此,皆让人伤怀不已。听窗外风声徐徐,草木亦为之含悲。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