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人文经典» 正文

我眼中的《奥德赛》

作者:刘灿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奥德赛》是荷马史诗的一部分,主要讲述在特洛伊战争中的希腊上将奥德修斯在战争胜利后由于得罪海神波塞冬受到阻挠而迟迟不能像其他将领一样顺利返乡的故事。故事中,奥德修斯在经历了众多磨难和危险之后,终于回到了家乡伊萨卡,并且联同自己的儿子一起除掉意图霸占自己王室财产和妻子的求婚者们。整个故事荡气回肠,具有很强的可读性,读完之后产生了很多的感想,首先很佩服译者,因为西方的译者将古希腊文的原文翻译成英语实属不易,而中国的译者将此部著作译为汉语方便大家赏阅也是完全处于自己对文化历史的兴趣和丰富的文化历史知识;除此之外,就奥德赛故事本身,更有许多东西可以成为研究与讨论的对象。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奥德赛》里面人物的栩栩如生的刻画。《荷马史诗》可以说是几千年前的作品,但是仔细阅读之,不难发现,里面的刻画与描写运用的手法许多是今天我们依然保存着的,例如原文中就用到了倒叙与插叙的手法。从《奥德赛》的第八卷开始就是奥德修斯本人到了法伊阿基亚人的岛屿,在那里,他碰到了阿尔基努斯,并且向这个岛屿的国王讲述了他之前的困难和历尽艰辛。纵观全书,荷马首先在前几章写到了奥德修斯之子出海寻找父亲的一些琐事,但之后,便从奥德修斯遇到的第九个困难开始写起,在这里,顺便提下,奥德修斯的故事总共历经十年光载,遇到是个阻碍他还乡的困难。而前八个困难只用了三年,第九个困难用了七年的时间——在女神卡吕布索的岛屿上被挟制了七年。但是,作品并不是按照所有磨难的顺序来写的,也就是说,这个故事不是按照时间顺序,而是利用了倒叙和插叙的手法。在荷马的笔下,奥德修斯现是经历的七年的挟制,然后才有幸在众神的帮助下,逃离女神卡吕布索的岛屿,最后到了法伊阿基亚人的岛屿,在与国王交谈中向他吐露了十年来的艰辛。所以,原著的大结构是采用的倒叙和插叙的手法,在现在看来,这种写作手法也许已经是家常便饭,没有什么值得去大家赞赏的,但是回想到几千年前的写作水平,荷马能够以这样的视角来向大家叙述这个故事,不得不说,他的精湛的写作技能和巧妙的构思手法已经赶超了当代人。另外,除了写作手法之外,原著中还有许多修辞的运用,比如在描写道奥德修斯之子出海寻找其父时,就运用了大量的实物描写和心理描写,很好的把握了一个初入社会的年轻青年的心理状况(比较紧张、无经验、涉世不深),同时用展现了其刚毅性格和对寻找奥德修斯的坚定信心。
除了写作手法,任务性格的本身自当是重中之重,奥德修斯的故事是古希腊神话故事的一个结晶,他与赫拉克勒斯在西方古典文化中都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西方(古希腊罗马)的神话故事中,赫拉克勒斯是很著名的一位半人半神的英雄,他是宙斯的私生子,却成为赫拉眼中钉、肉中刺,遭到赫拉的陷害,先后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然后,为了是自己摆脱罪恶感,独自完成了赫拉为陷害他而交给他的12项常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获得了解脱。通过对比,可以发现,其实奥德修斯与赫拉克勒斯许多共同的特质。首先,赫拉克勒斯是一个智勇双全的英雄,奥德修斯也是一样,除了有惊人的身体力量以外,还有强大的心智和毅力。另外,赫拉克勒斯和奥德修斯是仅有的俩个凡人进了地狱之后,并且活着回来的,由此可见,他们在希腊神话传说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
说到奥德修斯的勇,可以在原著中找到许多原型和生动的描写。例如,在原著中描写到奥德修斯进入地狱寻找指路人的时候,在写到奥德修斯与海怪搏斗的时候,都有很大程度的体现。作为一个为人传颂的英雄,奥德修斯的勇并非常人之勇,他能够逃过海蛇的侵扰,能够从地狱中活着回来就是最大的证明。另外,除了所谓的武艺高强之外,我觉得更加值得探讨的是奥德修斯的内心之勇,即使拥有非凡的武艺和力量,若没有过人的胆量,绝对不能逃过这些劫难,甚至连做出面对这些困难的决定都是很困难的。因此,古希腊人心中的勇士不仅仅在肉体上是出类拔萃的,在内心的世界里,也得是个王者。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古希腊人民心中的文化要求和期望。
另外一点不得不谈的是——奥德修斯的智慧。《奥德赛》这部史诗被称作西方的“西游记”这样的称赞绝对是配得上这部史诗著作的。但是,客观的看待《西游记》的话,我们不难发现,在某些方面,奥德赛里面的人物比西游记里的唐僧等人更加出色与优秀,奥德修斯集智慧、勇气、毅力和才华与一身,但是西游记里面不一样,唐三藏只是心地善良而已,或许是佛家思想的影响,或许是中国的作家更加注重于现实(现实中的人们不可能有那么美好),但是我们换个角度看,就可以推断出,在古希腊人们的心中,一个优秀的、出色的英雄,是很接近于完美的,也就是说,他们对于人性的要求是很严格的,这一点其实在西方的现代生活中也可以发现;当今西方人的做事方式大多很严谨,要求也很高,举一个现实的例子,在中国的国有企业和外企的对比中,我们会普遍的承认外企的对员工的要求和办事效率是高于国有企业的。这点不难证实我的观点,西方文化的骨子里存在一种对完美或者说趋近于完美的追求,这一点是他们的文化性格,而在今天也确实反映出来了。中国的文化中存在着“求同存异”或者是说“包容”这种思想,的确,在很大程度上,这种思想积极推动了我们民族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但是,这种思想在实际生活中叶反映出我们对自己和他人要求的不严格,长此以往,并且把这个理论应用于任何事上,也就导致了办事效率的不高和执行统一度不够高等现象。
谈到这里,我觉得还有个东西很值得一提,那就是西方的人与神的关系。上面说到赫拉克勒斯的故事,我们知道赫拉克勒斯是宙斯的私生子,而且赫拉克勒斯最终终于克服了层层磨难,得到了宙斯允许他成为众神一员的庄严许诺。另外,在奥德修斯的故事中,奥德修斯几次与女神发生关系,并且深得女神的仰慕;除此之外,战神维纳斯也一直在帮助着奥德修斯度过难关,而故事的结局更加不可思议,凡人奥德修斯历经千难万险战胜了大海之神——波塞冬,回到了家乡。说到这里,不知是否能让人恍然大悟,人怎么能跟神平等共处呢?人怎么能战胜拥有统治宇宙力量的神呢?这就是古代西方文化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在西方的许多文化中,很多神并不是很神秘的或者是说高不可测的。熟悉西方神话关于人类起源的故事的人们可能知道,人类的先祖——亚当与夏娃,分别是上帝的俩跟肋骨,他们是与上帝直接有关的;而西方基督教人们信奉的耶稣,也是在死后才升天做了先知,而在此之前,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凡人,不然也不会受刑罚而死。这一点与中国人眼中的神很不一样。中国的造人故事起于女娲,传说女娲用泥捏造了人类,一开始耐心的捏造,这些人成为了富人、有权势的人,然后因为要下雨了,所以就加快了速度,而这一批人就成为了一般的劳动人民,然后,雨真的下起来了,一些泥人还没成人形,就被淋断了胳膊,所以之后就有了残疾人;另外一个是关于孙悟空的传说,是说孙悟空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大地是其母,天空是其父;虽然这是传说而已,我们却可以发现中西方文化的相同和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巨大差异——相同之处是人和神都是神创造的,不同之处是创造的手段不同;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人神是要严格的区分的,人不可能与神结姻,否则要受到天谴,即使是传说中的玉皇大帝好于美色,他也从来没打过凡间女子的主意,广为人知的也就是他与嫦娥的故事,那也是神与神之间。但是西方文化的不同就在这里,人类可以通过努力成为神(如赫拉克勒斯),也可以与神无限接近,甚至交往。《奥德赛》里面有一个是关于奥德修斯与女神塞西的故事,说的是奥德赛得到了风神的帮助,就快胜利的到达伊萨卡了,但是他的部下怀疑奥德赛私吞金子,就把风之神给奥德赛的装满西风的袋子打开了,结果导致奥德赛的船逆行了几千里,飘到了女神塞西的岛屿,女神将奥德赛的部下们变成了猪,奥德赛为了救同伴,就冒险前往塞西居住的宫殿去设法营救,但是在半路上碰到了的赫尔墨斯,他告诉奥德修斯要想救出自己的伙伴必须先服下一种当地出产的草药,奥德修斯一开始不相信赫尔墨斯,拒绝服用。从这里可以得知,在古希腊的神话中,神与人的关系是平等的,至少不是服从于被服从的关系,奥德修斯有权利拒绝相信赫尔墨斯,赫尔墨斯却也没有强迫。与中国古代神话的不同就显而易见了,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凡人遇到困难,若神明出现,必然直接帮助,然后解决问题,而被帮助的人基本上不会持怀疑态度和反对意见,而反过来,则是一番感恩戴德;更不会像赫尔墨斯这般只是去指引奥德修斯去怎样做,这也跟中国现在的世俗观点很相似“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西方现在的文化也还是保留这这一点,孩子成年就自己独立了,即使是父母也很少去呵护,而在东方父母与孩子在成年后分开,是大多孩子不能接受的,也是父母不愿意看到的,养子就养到到,帮人帮彻底已是中国的一种文化存在。与西方的建议性帮助、非服从性的不同的。
再次,《奥德赛》中的女性角色也值得我们品味一番。他的妻子名叫佩涅洛佩,在故事中,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一起远征特洛伊,把妻子留在家中,奥德修斯离开后不久,佩涅洛佩就为奥德修斯产下了一子,其后的故事就是奥德修斯远征特洛伊多年没取胜,然后就是木马破城,希腊联军获胜,但是,奥德修斯却困于大海之上,不能回家。在此期间,奥德修斯的家里住满了来向其妻子求婚并意欲霸占其家产的人,但是其妻子利用各种诡计和谎言骗住了所有到访者,成功的等回了奥德修斯并合家团圆。奥德修斯的妻子可以算是模范妻子了,独自撑起一个家庭并且还面对如此的巨大的困难。佩涅洛佩的忠贞和矜持是后人传颂的典范,但是奥德修斯在这么多年与别的女子发生的一些不忠之事却被人们抛于耳后,没人批判奥德修斯与女神塞西和卡吕布索的不良事端——也许是奥德修斯的智慧、勇气、精神战胜了这些,也许是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值一提,无关痛痒,还是人们心中也有一种男女不对等的权利观念呢?个人觉得最后一种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在西方的女权运动之前,西方的女性与中国的女性一样,也是无法与男子平起平坐的,资本主义机器生产不需要太多体力上的要求时时如此,何况是在那个与自然斗争中需要男子去卖力的年代呢?男子的地位就更加毋庸置疑了。男子可以做出不忠之事,但是在人们心中,女子是万万做不得了,即使是在卡捏洛佩心里,她也清楚,这件事不能做,社会舆论是不允许的。故事的人物往往是社会生活中的原型,联想到荷马创作这首史诗的年代,我们可以推断这个思想是盛行至少得根深蒂固地存在着的。
最后,说说奥德修斯这个人,其实,在整个故事中,奥德修斯也不是很完美的人,他有着常人不具备的英雄气概,但是他也有着常人拥有的并渴望的权利、美色和自私的欲望。奥德修斯从来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至少他不能令所有人都无条件的服从和信任,这些人中就包括着他的随从和手下,奥德赛第一次接近家乡伊萨卡的时候就是因为随从打开了风之神馈赠的袋子,结果惹来大祸。但是反观之,就是奥德修斯平时没有做到使自己为他人所依赖和信任,才导致他的部下怀疑奥德修斯准备私吞袋子里的黄金才打开袋子,导致了大祸。另外,奥德修斯有着自负的性格,就是因为他对帮助了他的海神波塞冬进行了亵渎,才导致波塞冬想方设法惩罚与他,将他困于海上,阻挠其还乡。在希腊人们的严重,也是没有完美的神与人,赫拉能够陷害别人,宙斯可以发泄私欲,奥德修斯当然也可以有缺点,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这样的创作却也更接近真实的人和人性。
奥德修斯的故事实际上是古希腊人民在对世界进行探索中,对人性生存法则进行的又一次总结,奥德修斯的所有就是古希腊人民所向往的,有些则是古希腊人在探索世界中发现的。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就是一部希腊人民自己心理世界的真实反映。在古希腊的神话世界中中,天神与凡人的界限非常模糊在这里天神有着凡人一边贪婪、狡猾、好战的一面、而凡人也有着天神一般高贵、神圣、睿智的一面。这就是希腊人创作的目的,想在精神层次上做到神能做到的,同时也原谅自己有着贪婪、狡猾、好战的一面(神都做不到,人做不到也是可以原谅的)。文学的创作属于社会意识,任何的文学创作都是离不开时代的大背景的,文学的精神内涵往往要被时代所左右,作家不可能创作出高于当时社会现实的思想境界;但是文学创作这种社会意识也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因此,史上也会有高于社会存在的理想主义著作的出现,但是总有局限性。
《奥德赛》这部史诗从微观上反映的是故事主人公的意志和品质,但是,从宏观上却可以看得出当时的社会现状和作者的创作意图。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她不仅仅是一部文学著作而已,更是一部历史性的史诗资料。这也告诉我们,读文学著作既要咬文嚼字的细细品味,以一个学者的角度去欣赏作品,但是同时也要放开眼光,以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和角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