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百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民生百态» 正文

寒风中的那双手

作者:晚晴 | 发布日期:2013-06-18 |浏览次数:
 
偶然的一天,当阵阵清凉的微风拂来,忽然让我想起了那一季的寒风......
东北的气候就是这样,才11月地上就已积了厚厚的雪。进入高三便被书山题海包围,每天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为了挤时间我们大都只在放学后到校门口的小摊上随便买点吃的。那天像往常一样,我随着人群一起拥出教室。刚出来就禁不住狠狠地裹紧了衣服——好冷!大片的雪花夹杂着寒风使劲儿的往衣服里钻着......
   “卖红薯啦,热乎的红薯......”噪杂的叫卖声中着几声分外响亮。
   “嗯,就买个红薯吧。这鬼天气太冷啦!我心里暗自想着,边朝红薯摊走去。
   “同学,要红薯吗?
   “嗯,一个。这天气冷得让人不想多说一个字,寒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我边挫手边等待着。卖红薯的是一位大婶,她裹着厚厚的头巾,只有眼睛露在外边。她的睫毛上已经积了厚厚的霜,头上的积雪像个小蘑菇。我知道这是长时间站在冰天雪地的结果。
   “同学,你等等,我帮你剥好。大婶麻利地从炉中拿出一个,快速脱下手套,剥了起来。我禁不住心里一沉——她的双手手指都裂开了深深的口子,隐隐还可看到已干的血迹。双手的皮肤就像干裂的豆荚,那红一块青一块的是冻疮留下的痕迹......我无法想象这是经过了多少次风雪的雕蚀,也无法想象多少次她会在夜里轻轻呻吟......
   “哎呦,还挺烫哩!思绪被大婶的话语拉回。
   “大婶真的不用,我自己来吧。我真的不忍心再看到她那双手又一次裸露在寒风中。
   “没事儿,你们经不起烫,还会弄脏衣服的。大婶轻松地说着,不时地甩甩被烫的手。我只是愣愣地站在那,任凭寒风肆意地吹打着......在这样冷的天里,大婶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手面是刺骨的寒风,手内是很烫的红薯......此刻我忽然想到了水深火热这个词,也许这就是那双手的感觉吧。
   “同学,来,那好。大婶把剥好的红薯装进了纸袋递给我。我赶紧递上两元钱。
   “谢谢,谢谢。只见大婶双手捧过钱高兴地说道。
   “是我该谢您呢!我似乎有些哽咽地说着,忽然感觉喉咙热热的。
   “呵呵,我的女儿也在你们学校呢,我得努力挣钱啊,哈哈。大婶慢慢地戴回手套,禁不住轻轻叫了一下。我明白那是手套碰到了伤口。
   “同学再来啊!
   “嗯,我会的。慢慢地转身,步子好沉重,我不知道大婶的表情,但我知道自己哭了。在这样的寒风中到底有多少双那样的手,为了家,为了孩子,为了生计,默默地在寒风中忍耐着......有多少人迫于生活的无奈,迎风冒雪,在远离家人的异国他乡寂寞、艰难地奔波着
   
抬头看看漫天的雪花我想:他的女儿一定学习很好!是的,一定!否则她对不起寒风中的那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