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百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民生百态» 正文

两天的幸福

作者:佳佳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昨日,家中来了几个小孩子,我终于得以逃脱那无可形容得空虚了。这之前在姨妈家的几天,常整日坐在摇椅上,半躺着看电视。虽说是看电视,倒不如说是双眼空洞地盯着屏幕,画面的变化也成了无意义。就那么躺着,呆着,无聊至极的肉体使得魂灵都耐不住,想要逃离它了。
不过幸好,前天接到了电话,说姑的两个孩子已经到我家了。昨日清早,我就催着外婆一起回来了。一回到家,就收拾了桌子,召集了七岁的张兴,十二岁的雅丽和十四岁的侯文,来给他们补课。
一天很快就过去。虽然张兴几乎是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活跃分子,是可以爬到自己头上做窝的类型,但一听到他把我的名字唱成歌调,“佳姐儿,我的佳姐儿……”,一想到他不顾一切想要粘住我的样子,又觉出许多趣味了。晚上,又很安心地感动在沈从文和他夫人在分开时的相互思念中了。时而不由自主落下的泪,就是那些无法言说的感动,是只能由自己来体会的感觉了。
这就是我,需在不停地运动之中寻找真的静寂。我的生命如此了。今天,又因为这种“如此”,体会到肉体与魂灵更加服帖的熨合了。
我选了从文散文里的字句与雅丽一起读,一起想象那美的情景,在美中,一起分析句子的结构,获得知识。给张兴读格林童话里的故事,看他终于安静下来,真是很惊喜。我只在那读,也不知他是否能听懂,但他的安静已让我感受到了童话故事在孩子心中的力量。傍晚时,又跟发仔一起踩单车到新兴中学打篮球去了。觉得颓废了许久的筋骨舒服了许多,双眼也重又开始向美里寻去了。似乎在来回的路上,在中学里的每一处,都看到了远近不同的奇妙,引起了许多的回忆。不过更奇妙,再加上点惊奇的是,回来时,竟有一个小男孩,站在家门前那个回旋着儿时笑声的湖边,隔了半湖的荷叶,用普通话向我喊:“喂!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呀!”一想到在这片生我养我二十年的小小地方,不知从哪蹦出个讲普通话的小孩,问我是谁,我就不由自主地笑了。这湖,又多了我一个有趣的回忆了。这一个晚上,好像也因这句令我忍俊不禁的“你是谁”变得有趣多,特别多了。
从黄昏到夜晚,我坚持在蚊群环绕之中练完了今天要写的字,自誉之曰“炼志”,在屋前的坪里,一个人吃又鲜又嫩的莲蓬,留爸爸和四个孩子在一楼房里看球赛,看从屋里射出的暗黄的光,听几个人随球赛的进行而起的叫好与叹息声。突然看到,通往环湖而成的小天地的拐角处,有两线车光出现了,在已浸入夜色中的湖面上铺出两缕薄薄的亮光,晕开在夜的纱中。车光近了,更近了,我看到了房墙上映出的树影与我的影子,混在一起,便看见自己在树叶丛中了。车终于在我家前面的一户人家停定,这时,这家的灯也亮了。黑暗中,便又多添了一片光亮。不过,远处的湖,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到了很单纯的夜色中,辨不清轮廓。没过多久,转角处又出现了车灯亮。这次虽只是一束,湖面也只是被薄光轻掠过,旋即又恢复平静,但这个由湖四面养育着人家的小天地里,又多了光的色彩。这时,我仍欢喜于先前的树影,人影在墙上的斑驳,便转身向房屋的墙等待着。当然,因为等待,我并未错过我想遇见的光影的综错。真是一个奇妙的夜晚……
文字一个一个跃于纸面,每一个字里都浸了时间,因为夜在一下一下往深处走去。孩子们也从第一个字出现在纸面时的喧闹,渐渐安静,到现在,侯文和发仔已到前房睡觉,身边的雅丽与张兴也进入梦乡了。这么好动的两姐弟,面对梦的诱惑时,也那么单纯,一下子便随了梦,皆摆了两手放开在头两侧,双腿靠拢的睡姿,去想象里游玩去了。旧式的灯泡依旧为我亮出蛋黄的柔光,在纸上映出被电风扇吹飞的发丝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