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击心弦,别样滋味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扣击心弦,别样滋味» 正文

生死相依

作者: | 发布日期:2012-11-28 |浏览次数:
 
大学二年级就快结束了。五月最后一个星期一个闷热的晚上,母亲打电话到我宿舍来,想让我去外公外婆那儿度暑假,帮他们搞搞农场的活。她说这样安排对全家都有好处。我听了并不十分心服,但想想不过是一个夏天而已。明年就该轮上我小弟去了。
最后一场考试考完我将打好的行装放进车里,跟大家告别时说秋天见。我的朋友们到那时才能见到,他们多数人也要回家度暑。
从学校到农场开车去约三个小时。 我的外公外婆都七十多岁了。我知道他们农场确实也需要个帮手。 把干草收进来外公一个人是干不了的。他也需要人帮他修理谷仓以及干其他许多经常要干的零活。
那天下午我到得晚,外婆做了许多吃的,我们三人根本就吃不完。外婆疼我疼得过分了。我想等我呆久了,她习惯了,就不会这样操心了,可情况并非如此。外公想让我了解一切,什么都不漏地和我讲。晚上到了睡觉的时候,我认为一切都会很顺利,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只是一个夏天而已。
第二天早晨,外公为我们俩准备了早餐。 他对我说外婆昨天累伤了,今天要多睡一会儿。 我心里记住在这儿的日子里千万不要她再为我操劳了。我是来帮忙的,不是要成为负担的。
那天上午,外公让我吃了一惊。我们一离开家,他看上去就颇为得意。农场就是他的领地。尽管年纪大了,他走到哪儿都信心十足的样子. 他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不像昨晚那样,六点钟的新闻还没有播完他就在躺椅上睡着了。我们走过牧场去查看放牧的牲畜,外公似乎认得每一头母牛。牧场的牲口差不多有二百多头呢!
第一天我们没有干多少活,但我对外公这么多年所干的事情,甚至我出生前干过的事情,开始有点认识了。他没有念过书,但就在这农场上他养育了四个子女,这一点使我印象很深。
几周过去了。到六月份我们已经砍了第一批干草并打成捆,安全运进谷仓了。我和外公一起干活已逐渐上了轨道,每天例行的事也熟悉了。要做的事在外公的脑子里都想好了,每天做一部分。晚上我一般看看书或和外婆聊聊天。我和她讲大学里的事,讲我自己的一些事,她都爱听。她和我谈她的童年,她的娘家,她和外公结婚最初几年的情况。
六月最后一个星期六,外公提议去钓鱼,因为事情都赶着做完了。几年前外公已经在里面放了鱼苗。那天我们开了那辆小货车去池塘,一路上还查看了牲畜的情况。那天上午到达池塘时见到了一件意外的事:一只天鹅死了。这是一对中的一只,这对天鹅是他们结婚五十周年时外公送给外婆的。我说:“干吗不再买一只,”希望那可以弥补一下这种状况。
外公想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最后说:“不,……不那么简单,布鲁斯。你知道吗,天鹅是终生为伴。”  他一手拿着钓竿,另一手抬起来指了一指。“对于留下来的这只我们无能为力,只好靠它自己了。”
那天上午我们钓了不少鱼供午餐用。回家的路上,外公要我别向外婆提及天鹅的事。她现在不常来池塘这边,没有必要让她马上知道。
几天以后的一个清晨,我们驱车去查看母牛时从池塘边走过。在离第一只天鹅死的地方不远,我们见到另一只天鹅躺在那儿。它也死了。
七月初我和外公建造了一堵新围栏。然后到了七月十二日,就在那一天外婆过世了。那天早晨我睡过了头。外公也没有敲我的门。差不多八点了我才匆匆穿好衣服,下楼来到厨房。我见到摩根医生坐在厨房桌子边。他是外公家邻居,和外公差不多年纪,也早就退休了。他曾来过外公家串过几次门。我立刻感到出了事。这天早晨,他脚边放着他那破旧的黑包,外公的身子直发抖。外婆那天早晨患中风突然逝世。下午我父母来了。这间老屋一下子亲友云集,显得很拥挤。
第二天举行葬礼。外公坚持尽快举行。葬礼后的第二天,外公在早餐时宣布:“农场要干活,我们有很多事要做。你们剩下的人都请回吧。” 家族大多数人已经走了,而外公就用这种方法告诉剩下的人是回去的时候了。我父母吃过午饭后离开了,他们是最后走的人
外公不会在人前表现自己的悲痛,我们都为他担忧。已经有人在谈论他要放弃农场。我父母认为他年纪太大,不宜一个人单独住在那儿,但他不会听进去的。老人家如此坚持我倒为此感到骄傲。夏天剩下的日子像流水似地过去了。每天忙忙碌碌,我感到外公和过去有所不同了,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开始在想是不是还是有人陪着外公一起住更好些,可是我也知道他离不开农场。
九月临近了,我有点不想离开。我想秋季这学期不上学,在这儿再呆几个月。我向外公提出这个想法时,外公马上就说我应当返校读书。
终于到了我离开的时候。我把行李装上车,和他握手道别,还偶然拥抱了一下。车子从车道上开走时,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他向我挥挥手,然后走向牧场门,开始一上午对牲口的巡查。这就是为何我老想着他。
十月的一个刮大风的日子,妈妈打电话到学校里告诉我外公死了。那天早晨邻居上他家喝咖啡时发现他在厨房里。和外婆一样,他也是患中风死的。我这才明白,我和他在池塘钓鱼的那天早晨,为何他解释天鹅之死时显得那么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