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征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九月征文» 正文

同里在一起

作者:李娅 | 发布日期:2018-10-30 |浏览次数:

一切纯属偶然,对于我这个极少出门旅游的人来说,世界里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地方。耳熟能详的周庄西塘平遥,这些古镇听得太多商业化程度或许较大了,并不喜欢。偶然在图书馆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同里,静谧,是它给我的第一感受。

我在心里说,我要去这个地方。这是真正意义上只属于一个人的旅程。

火车晚点半小时,十九个小时后,我在清晨到达苏州。

在等车的时候,好奇地问了旁边一位姐姐是不是也是去同里古镇,她眼睛一亮道:“是的”。我立马说我也是,然后两人就开始交谈起来。她比我大,我称她姐姐。任秋凡,是个很好听的名字,报完彼此的学校家,我们越发熟悉起来。她是个独立的女孩子,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说话爽快,直截了当,我喜欢这样性格的人,大家坦诚相见 ,踏实自在。后来惊觉我们居然定的是一家青旅,用同一款手机同样的闹钟铃声,这都让我们欣喜不已,果断今天就是彼此的伴侣。

又坐了一个小时客车,九点到达同里。

小镇不大,去的时候还不是旅游高峰期,人不算多,我们找到青旅办完各种手续,秋凡姐有过经验,所以也就方便很多,有她的缘故,我觉得很安心。

轻装出行,一路沿着河边慢慢悠悠地晃荡。路边的小板凳上放着一个个大瓷盆,里面有很大的煮熟的咸鹅蛋,双鬓斑白的老奶奶坐在旁边勾着毛线鞋,也不怎么叫卖。早上太阳不烈,还有风轻轻吹来,很是舒服。 退思园,嘉荫堂,这些是我们要去的古时大户人家的宅子,走在里面,总是被那些精美的木雕和曲径通幽的园林艺术深深吸。宅子里有似古琴或古筝的音色缭绕,我更觉像回到那个时代,四周空灵。在大宅子里,秋凡姐说肯定又是一个贪官,我呵呵地笑,不能辩驳,谁能说得准,不是贪官又需多大的能耐才能拥有这一方府邸。 下午我们去了罗星洲,小岛上有一个寺庙。花五块钱坐了个人力车,古镇的青石板不是平平整整的,一路便有了些颠簸,我们倒是极喜欢那样的抖动,它是有节奏的,属于这个古镇的节奏。 从小岛回来,在一个书店坐了很久,秋凡姐在给朋友写明信片。她认真的神态很美 我想每一个认真的人都是美的,尤其是对于感情认真的人,因为这真,便把作为人性最初的真善美不经意间表达出来了,真心真情才是这世间美丽的源泉。 天色渐晚,我们沿着酒吧街慢慢地走着。夜幕下的古镇更加显得宁静,夜风凉凉,灯光没有特别强,我喜欢这种没有被现代光亮破坏得很大的夜色,可以仰视天幕的空阔,可以看见星辰的闪烁。 在小巷子里,我们买了双心的大鹅蛋,欢喜得很。 回到青旅,洗漱一下,开始收拾行装,秋凡姐在旁边叮嘱我不要落下东西,我背对着她,眼睛润润的,明天我们就要各走一方,彼此都没有留下联系方式,都深知那些不过是一场虚,我们能够留下的真正实实存在的也就是这一天相处的时光,就像我想要给她写张明信片,她执意不用,这样也好,有这样一段回忆就好。  次日,又是清晨,我背着包,往车站走去,奔赴下一站。

再见了,我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