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菁菁校园» 正文

那年夏至——致我们终已逝去的青春

作者:商学院冉茂玲 | 发布日期:2013-06-18 |浏览次数:
 
什么时候开始,空旷的街角不再有我们肆无忌惮的欢笑;什么时候开始,喧嚣的人群中不再有我们挽手阔步的身影;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我都将亲昵尘封,从此各安天涯,各自安好。
“宝贝”——请允许作为闺蜜的我再一次这样叫你,我依旧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我无故的撒娇,你喜欢我们无故的疯狂。而我更深深的记得,那年夏至,你我为友谊许下的天长地久。那时的我们,形影不离、放肆疯狂,一起疯癫,一起忧伤。没有所谓的隔阂间隙,就连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是默契。只因我们都深深的记得,那段我们将一直守护的友谊,哪怕一年,抑或一生!那个刻在记忆里的夏天,是我们一起在阳光下流下的泪水。所有的时光,所以的陪伴,你让我相信:就算没有快乐,微笑还在;没有童话,童年还在;没有日光,你都还在。记忆里的夏季,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流年,你的笑容摇晃摇晃,成为我命途中最美的点缀。我们看天、看景、看季节里深深的暗影。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整个夏季,你在我身旁,告诉我以后。你柔柔的呢喃,瑟瑟的叹息都让我相信,这就是属于你我的秘密。所以我一直像个小孩,在你面前大胆疯狂、毫无顾虑,因为我相信,你会一直为我将那些错误重新定义。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是时光的流逝带走了我们说好的长久吗?还是那该死的成长抹淡了我们的情谊?怎么会我们都忘却了那时的约定,迷失在了说好要相伴前行的路口。现在的我们,没有了以前的疯狂,更逝去了那时的甜腻。曾今长挂嘴角的“宝贝”现在都显得那么珍贵。我一直在问,是夏末的别离隔断了我们的牵挂吗?还是各自的寻梦终止了我们的誓言?那个曾今和我勾手约定的你怎么会越走越远,远到我来不及扑捉你的背影,远到你只将我留在回忆。你说:时间没有改变任何固有的东西,你依旧是我永久的知己闺蜜。可是,宝贝啊,请不要骗我,你知道就算你说的每一句谎言我都会相信。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几处不为人知的暗伤,等待时光去将之复原。流年里,很多事都被慢慢拆下来拼凑在心里然后物是人非。我依旧不舍,那些我们一起疯狂、一路相伴的时光;我依旧回想,那些不离不弃、形影相知的岁月。可是,这年华山长水远,我们的感情终究没能反抗生命随波逐流的离合。我所怀念的那些都渐被搁置成空白了,无处躲藏的只是我越来越苍白、越来越单薄的思念。这个忧伤而明媚的三月,从我单薄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是呀,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寂寞也只是一场华丽的虚张声势,有些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所以即便我多小心的保持行走的安静,终究会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记忆放逐的人。我们那些不能张扬的情感,被风吹落成一地的相思,松散成一丝一缕,再也堆积不到一起。
一个人,一座城,我不得不承认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现在,我会猜想,若是我们不曾相识,便也不会悲伤。也许,你我都不会转身,那些所谓的念念不忘只会被我们深埋在红莲绽放樱花伤势的日子里。浅和深不代表什么,只是早一点忘记和迟一点忘记而已。时光将感情温柔囚禁,我们无法拒绝的是开始,无法抗拒的是结束。
一个华丽短暂的梦,一段残酷漫长的现实。当我读到“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你的肩膀撑开了一座夏天,我却怎么看也看不到终点。”(《圣传》序)我便会想,是不是我们都只是彼此转身就忘的路人甲,那段我们的曾今也只是曾今。彼年豆蔻,独有记忆便好,因为等待是一生最令人苍老的事,不会有人替我找回逝去的岁月,那就让时间抚平满目的伤痕。等到时光流逝到下一个时机的夏至,我们便会发现,那些原本费劲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惆怅的青春,叛逆的岁月。我用回忆记录着那年夏至,好让那悲伤的纹路在记忆苦痛的投影里慢慢散开。
回忆那么短,遗忘那么长。青春,只是道明媚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