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校园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菁菁校园» 正文

采访校园偶像马图南

作者:禹迪 | 发布日期:2012-11-16 |浏览次数:
 
马图南中国经济与管理研究学院2008级经济专业数理经济与数理实验专业班学生。曾应邀参加哈佛大学交流项目并于同年以“APEC•未来之声”中国区选拔赛季军身份赴日本横滨参加APEC峰会。
记者:你好!很高兴邀请到你接受我们的采访。那我们先谈谈你去哈佛的交流经历吧!哈佛是世界各地学子都向往的学府。你对它有什么印象?它跟你想象中的是否一样?
马图南:不太一样。首先,哈佛的校园很漂亮,旁边的小镇剑桥也非常的吸引人。但是最主要的不单是校园环境,更重要的是里面的人,他们很刻苦。哈佛学子都挑灯夜战到4点的说法曾经在网上盛传。但那其实并不完全真实,他们的刻苦并不是表现在这一方面。西方学生信奉的学习哲学是“study hard, play hard。比如,我和舍友一起忙了一天活动,直到深夜十二点多,大家都很累,但他仍会坚持把作业写玩,哪怕写到4点。这种精神让我印象深刻。所以我觉得哈佛学生和一般学生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更沉着于哲学,不放纵自己。
记者:那么在哈佛有没有旁听课程等活动呢?
马图南:有很多很有意思的课程,例如说我和一位黑人兄弟一起听了一节热动力学,还听过艺术文学和有关文革的课程。课程中有一些很新颖有趣的东西,一般都是一些讲述性的课程,以一个西方人的角度去重新解读这些史实。只是遗憾时间太短。
记者:中西方的教育、文化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在哈佛交流过程中你应该能感受到。那么你是怎么看待和处理的呢?
马图南:虽然哈佛是一个国际化的学府,各种文化都会在此交融,但是它是有主流的,那就是是大家共同营造的气氛——一种昂扬向上的力量。这是哈佛的学子值得骄傲。对于一个普通的人来说,让自己融入哈佛的方法就是努力让自己适应这种氛围,让自己的能量发挥到更好的层次,让自己的精神状态都符合这种向上的气氛。文化的融合会形成新的特点,你要去抓住并且适应这个特点,才能够游刃有余。
记者:除了哈佛交流活动,你还参加了“2010·APEC未来之声”,是一种什么动力驱使你去参加的呢?
马图南:小的时候,APEC在上海召开,当时领导人穿着唐装,让我印象很深刻,所以一直就很向往这个会议。参加这个活动可以有机会亲临APEC现场,我觉得应该自我挑战,自我锻炼一下。以前的学长也有参加过,所以这是我们学校的传统。
记者:据说这个活动有近5万的报名学生报名参加,竞争非常激烈。你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马图南:主办方这么宣称的,我也不知道。(笑)最大的挑战就是不同角色的扮演,并且要求短时间内能够充分的转化,然后融入到不同的集体中。这个过程需要比较强的随机应变能力。比如,活动一开始通过面试选拔,之后会有英语辩论和英语演讲,这个时候就要考验到英语的能力。再然后还有团队博弈游戏,让自己的团队收益最大化等等,这个过程中就是需要调动我们所学的经济知识。后来我们还接受了团队协作和体力毅力等很多方面的考验。在这个过程中,怎样让调整自己,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这是比较难的部分。
记者:APEC活动有文化才艺展示、升旗仪式、CEO实地访谈等各个有趣的环节,你最印象深刻的是什么呢?
马图南:最深刻的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写意世博的活动。当时人很多,任务是推广一个馆。像沙特、德国这样每天排队8小时的热门展馆当然不用我们推广。所以说如何选择一个非常独特的切入点很重要。这个馆本身要很有特色,只是暂时没有被大家发觉。最后我们选择了斯洛文尼亚馆,这个国家以爱书而闻名,有着与其他馆与众不同的文化。最后效果很不错。
第二个就是去北京现代公司。当时是在顺义,首先参观工厂,然后接到任务是为北京现代汽车SUV车型的销售策划。虽然我的专业是经济学,但专业课程更偏理论。这时就需要把自己所学的理论知识和实际销售结合在一起,完成一个宣传策划案。时间只有一个晚上,非常紧迫,还要做好演讲,并且和以营销策划为专业的同学比拼,这两件事印象非常深刻。
记者:听说当时你们每天都有任务,也有大量的作业,如此的辛苦,你有想过放弃吗?
马图南:其实更多的是怕自己扛不住,不得不放弃。当时,我们有一些同学发烧,一个接一个倒下,那两天的活动耽搁了,评分就会降低,这样一来就有淘汰的危险。当时北京正值九月份,温差比较大,我们凌晨三四点起床,去看升旗仪式,天气很冷。在比赛中,所有人都想要展现自己的最好的方面,压力很大,所以更担心自己扛不住。放弃的念头在决赛的前一天晚上,曾经脑海中一闪而过——努力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但那只是一念之间,之后就去准备第二天的比赛了。如果你真的主动的想过放弃,那么你就输了。
记者:APEC结果出来后,你拿到了横滨的通行证。有机会和企业家近距离接触,你有什么感觉呢?
马图南:跟企业家接触的总体感觉就是,大、小企业家们各有特色。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不仅仅是代表自己的企业,更是带着一种民族的自豪感来交流介绍经验,以一种微观的形式向世界展现中国的发展,让世界更了解中国。
记者:很多人在国外可能都会有一种对祖国情感的自然流露吧!那你的这次横滨之旅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马图南:和APEC其他代表交流的过程中,会发现不同国家的交流是很重要的,所谓的偏见正是由于缺乏沟通对话所造成的。
记者:在很多同学的眼中,马图南已经是一个牛人的代名词了。而我们也想知道在你光辉亮丽的背后又有什么难忘心酸的经历呢?你又是如何度过的呢?
马图南:首先,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在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一直希望拿到全A的成绩。但由于参加各种活动的原因,成绩会受到的影响,考试前任务很重,压力非常大等等。
再者,活动和学习需要两个截然不同的氛围:前者需要热情积极的参与,后者则需要沉静踏实地努力。我参加完APEC返校后很明显的感到心沉不下来,因为有行为惯性的干扰。而我们院的课环环相扣,促使我必须很快调整,这个对我来说是比较有挑战性。其实我比赛的好胜心并不是很强,重在参与,努力付出不后悔就好。但我对成绩要求比较高,所以在这方面压力很大。
记者:你加入了英语实验班。同学中有的会用“ambitious或“aggressive”这样的词描述你,那么你对自己的评价呢?
马图南:你的问题都很“ambitious”“aggressive”(笑)。我觉得这不太全面,但也很正常。在英语实验班我们常常有辩论赛,辩论赛本身就需要这些能力。人会有不同的状态,由于比赛环境的限制,(实验班的)同学见到的就是我的这么一种状态。其实我本身是一个比较开朗、比较“二”的人吧(笑)!
记者:你参加了很多活动,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和机会,觉得你的优势在哪里?
马图南:一方面,我能够比较准确地把握评委的意图,知道在特定的时候需要呈现什么样的状态。另一方面,外国语学院的老师对我都有很大的帮助,像张春悦老师。
记者:为了到达目的地,我们可能要错过一些沿途风景。那么你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放弃了什么?
马图南:当时本来有一个数学建模的活动。因为是数理经济的专业,我身边的很多同学都参加了,自己当时有些犹豫,但是觉得APEC的比赛准备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所以就放弃了数学建模的比赛了。
记者:那我们再探讨一下学习方面的问题。我们都知道数理经济和语言两种完全不同的学科,你是怎么融合的呢?
马图南:数学是我从小学习奥数,开拓了思维;英语是源于自己的兴趣,因为我喜欢模仿,模仿的很像就会很有成就感。它和数学不同,对于理科的学习是环境的影响,而英语完全是兴趣。
记者:一般人学语言都是用本国的思维去理解其他的语言,可能学到的东西并不那么地道。那么你对于学语言又有什么经验呢?你是怎样培养英语思维的?
马图南:我的方法就是自言自语。例如一个人从教室回宿舍的时候,我就会用英语反思我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有些词语第一遍是不会的,但是到了教室就会自己去翻阅字典,等到第二次再用到这个词语的时候就能够灵活运用了。
记者:那么你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呢?
马图南:先出国留学,然后回来报效祖国!具体做什么行业我还没有决定。但我比较认同“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这个观点。
记者:我们外院的学生有很多你的粉丝,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你。我们把问题收集了过来,你随机抽取一些回答吧!
问题1:很多人觉得看美剧可以提高英语成绩,你会看大量的美剧吗?
马图南:我不会看很多美剧,但是适当看是有好处的。我非常喜欢Big Bang Theory。比如考托福和雅思的前一天,你可以把自己泡在这个环境里,让自己有一种想要说英语的冲动。
问题2你如何平衡对英语的学习和数理经济专业的时间呢?
马图南:英语用的是玩儿的时间,而专业课则是学习的时间。我们还有一项优势,就是专业课本是英语教材,这个过程中阅读能力可以得到提高。但是比较让我头疼的问题在于论文写作和GRE考试的冲突,这就涉及到平衡的问题。可以把它看成经济问题,无差异曲线求最优解。
记者:最后的问题,是我们比较关心的咯!你认为你有魅力么?你认为成功的男士和一个有魅力的女士是什么样的呢?
马图南:这取决于怎么去定义“魅力”。那我说说成功人士的品质吧!他们需要很强的承受能力,面对逆境时沉着淡定,做事时认真专注,有计划有条理。要懂得发现机会,把握机会。最后就是别人的帮助。让有能力的人在适时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帮助你,这是一种能力,而不是运气。
记者: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