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天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光影天下» 正文

人生太短,只够我们相爱的

作者:林咏芳 | 发布日期:2012-11-16 |浏览次数:
 
07年,《入殓师》上映时,豆瓣上就已经好评不断,每次想用挑剔的眼去打量它时,一再因为入殓的镜头而让它暂停播放。时隔经年,当几乎忘却还有那样一部片子的存在时,强迫的观看却为视角打开了天窗。
故事本身没有太大波澜,只是在潺潺地叙述小林大悟在乐团解散后,求职无门,被“年龄不拘,保证高薪,劳动时间短,旅行的家务助理”的广告误导,进入NK代理店,成为了一名入殓师。起初仅为了收入,想给予妻子美香较好的生活而已,一路工作下来,有心里的排异,有妻子的不解,有旁人的鄙夷,他所有的一切都受到了来自那个看似正经的世俗的挑战,茫然而困顿着,忧郁而挣扎着,或许上天就是注定要“惩罚”这个“没有见过死人的人”,让他送走去往另一个世界的每一个人,为他们的人生回填最后一点完美,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洗礼中,他被渐渐拉回清醒的边缘,看似肮脏不堪的,与冥界有扯不清关系的入殓,却有着别样的美,生死离别虽痛,爱却一直普世地存在着:父亲的石头永远会攥在心头至死不渝,澡堂的水会一直热着直到老板娘燃尽最后一根柴火,爱意暖融的家书不管迟到多久,最终还是会落在亲人的掌心,点润枯死已久的亲情树。爱,一代又一代,在悼亡的哭泣与新生的破啼中延续……
影片名为《入殓师》,直白得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对于东方的受众而言,这样的题材切中了他们避讳的沟口,冥界存在与否一直没有定论,而唯一架起两界互通有无的桥梁便是——入殓师,人们好奇地张望着什么却又害怕着什么,于是这样的片名让人一看便联想到诡异、悬疑一类的词汇,而且与日本物哀幽玄的文化传统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作为斩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影片的导演泷田洋二郎的高明便在于,在所有人都要将它推向与死亡纠缠不清的顶角时,他却在死亡的彼岸诠释着爱。
画面至始至终延续着灰暗的冷色调,加之深冬时节肃杀的惨白和大提琴的低沉,更添阴重。故事在一片冬日迷雾中展开,倒叙的手法增加了情结的吸引力,雾色迷乱也正象征着主人公此时对于职业前路抉择的犹疑。
主人公小林大悟,这个名字似乎就在说明什么,经历生死后的大彻大悟,困苦迷茫后的超脱体悟。从小被父亲逼迫拉大提琴,家里的木地板上多少个洞也掩盖不了他所受的父亲的逼迫,所以乐团解散时他毫不惋惜地卖掉举债而得的高价大提琴,那样轻快、毫无迟疑,一如移除多年的良性肿瘤。而大提琴虽然被主人公抛弃,琴声却在后面的多个转折点成为最好的过度,伴随主人公灵魂的一次又一次飞跃
他本来想放章鱼一条生路,它却在入水的那刻决绝的死去,导演是在传递大悟这辈子就注定和死亡有着必然的联系,还是说不适合自己的环境就坚决不能勉强待下去?
大悟有一位温婉体贴的妻子——美香,本以为美香不会同意回到他的家乡山形县,没想到她却极力支持,为他的入殓师生涯找到豁口。
迫于生计,大悟看到了招聘入殓师的广告,“年龄不拘,保证高薪。实际劳动时间很短。旅行的家务助理”。在工作压力巨大,不想走却一直在被推着走的时下, “旅行家务助理是广告中最让惬意的字眼,虽然社长借口入殓师不好招,所以用这样带有欺骗性质的语汇登广告。我倒愿意理解为社长自从送走了自己的第一位客人——妻子后,虽然孤独地痛苦着,但他却在世人眼中的痛苦里看到了最美——为每一位往生者填补遗憾,让他们去往另一个世界的旅途更加完美。在社长心中,入殓师是个安静而又美好的职业。
本片还有一大特点就是:没有废墨。哪怕是一个镜头,一个眼神,一个桥段,导演都在绞尽脑汁地想向我们传达更饱满的信息。
当乐团解散时,镜头拉高,这是在以一个旁观者的高度冷眼看接下来的变化。所有人除了大悟以外都如同平日下班一样回去,作鸟兽散,不悲不喜,只有大悟睁住了,半天没有响动,他迥异于常人的平静预示下面他将会有出人意料的大动作,生命还是在分界点渐次拉开差距的。
社长将大悟的履历表往茶几上一仍,问了两句话便叫人印名片,看似是社长用人的随意,带有欺骗的用了大悟,实则是在说明入殓师职业的特殊性——不能明说但并不代表不存在,入职尚且与世不同,之后的工作又为谁所容呢?
大悟处理完人生第一件尸体后回到家中,对生鸡作呕不已。做了世界上最肮脏的,最被人鄙夷的工作,排异性就不再只是生理上对于某种气味和场景的反应,而是心理上在世人还没来的及反应时便先将自我排异了。于是美香的温婉与体贴成为他最好的药剂,他怕被世俗抛弃,被美香唾弃,他跪在美香的身旁,发疯一般和她做爱,以此证明自己还存在,还有爱世俗爱美香的权利。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圣诞夜三个人大快朵颐地吃着鸡,毫无忌惮,欢声四起。大悟没有了身心的排异,不仅适应了入殓师的工作,此刻,虽然美香不在身边,他却早已找回自己的价值和存在感,还即兴拉起了大提琴。同一屋檐下,外面是欢快的圣诞,玻璃窗内是三口棺材,三个与死人打交道的人,和低闷、沉重的大提琴声,此刻,内外却融合得这般完美。
所谓“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句话在本片里也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公司里看上去最闲的女同事,似乎在剧中可有可无,做着端茶倒水、打扫、印名片之类的杂活儿,她的存在似乎只是在解释除了社长以外还有员工,这是一个公司,不是“黑头”,就是这样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色,她的人生经历却助推本剧走向高潮。她在带广抛弃了自己6岁的儿子,从此懊悔不已却又无可挽回,她深切的体会着父母与子女骨肉分离的无可言说痛苦,虽然活着心却死了,所以来到了NK代理。当大悟获知父亲的死讯时,他多年对父亲的积怨转化为对丧亲的无动于衷或者说冷酷到底,在美香的劝说也失效时,正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女同事,揭开自己的多年伤痛,述说为人父母夹杂在爱与无奈边缘的心路历程以此感化大悟:为父亲送最后一程。当大悟父亲手里的白石头圆润地落地时,父子30年的积怨顿时烟消云散……
用来展现家乡经年变化不大的澡堂,最终也成为了大悟的人生折点。澡堂老板娘口里那个在东京混得很体面的大悟早已不复存在,只有连发小都懒得和他打招呼的大悟,妻子不解这个“肮脏”的工作回到娘家,似乎这些瓶颈都难以逾越时,澡堂老板娘用尽最后的力气燃尽了最后一根柴火。大悟的心里充斥着童年的美好回忆,对澡堂老板娘的不舍,对美香的思念,冷静、准确、温柔的在众人面前完成了入殓工作,并且为老板娘系上了最喜爱的丝巾,他用心工作着,感染了身旁的每一个人,原来逝者也可以走的这么美,原来这么悲伤的事也可以充满温暖和幸福。当美香嘴里说出“我的丈夫是入殓师”时,大悟才是个完整的大悟,“澡堂的水虽然烫,却能让人平静下来”。
此外,虽然本片大背景是极其严肃而沉重的,但其中很多的桥段不乏喜感:如为女死者入殓却发现是男性,为NKDVD,最后结束于美香肚子里的新生命等,都增加了轻松的气息, 不至于太过沉闷。
反观中国电影市场不断扩张,票房不断创出新高的现状,中国电影如何才能不依靠特定的搞笑、武打、特技等特定的文化素材,而只是像《入殓师》这样只是淡淡地讲故事,讲到人心里去呢?
刚刚过去的清明,在人们还在为墓地产权是20年还是70年而争执不休,为生不起也死不起而困顿时,我却看了曾经“毛骨悚然”的影片,原来死亡也可以这样平静而美好。此刻,满心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