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冬天的故事» 正文

风中岁月——冬天的故事

作者:阮慧洁 | 发布日期:2013-12-18 |浏览次数:
 
风中岁月——冬天的故事
记得三年前的冬天,面临着高考的压力,我和看不见的全省近百万考生一起,度过了中学最后的日子。终于走过去后发现,生活不只是高考这么简单,即使再思考,再经历,也未免会措手不及,不能让自己的视野太狭隘。青春的日子,无论快乐与伤悲,都有它的意义。珍惜生活的每一秒。哪怕难过,也不要在空虚中度过。
——题记
过去的时光是令人心碎的。不是流到了时间的下游,停在记忆里,而是永远消失,不复存在了。因为,故事中的你,在这里,在现在,那么,过去,就是虚假的了。岁月,如同在风中,想想真有些可怕。
我是90后。对我来说,青春的执著、孤独与痛楚的开始,是17岁,高二下学期。整个春天,还有初夏,我一心准备新加坡SM2的考试,为此放弃了期中考试。结果我在18岁生日的第二天,得知了笔试被涮的消息。期末考试自然也是一塌糊涂。孤注一掷的我,全盘皆输。由于拉下了很多课,高三刚开学的模考,我的成绩一落千丈。忍耐许久的班头把我叫到外面,一顿毫不留情的训斥和警告。父母也对我很失望。我难堪地成为了一名"后进生",尤其不幸的是一名从优秀到后进的学生,里外不是人。高三就这样拉开了帷幕,而我的心里,是一片混沌,不知路在何方。
努力的日子开始了。我周五晚上回家,周六下午补完课又跑回学校自习,晚上常常一个人住在寝室。这不仅是要补上时间,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安静的空间。我喜欢这种生活。从高一就企盼这样静静地自顾自地学习,只是那时竞争心也很强,很躁动,没想到,现在沦落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境地,居然如愿了。有的夜晚,下起冷冷的雨,自己走回去,看两侧的楼灯火通明,每个房间都充满了黄白色的光,少年们生龙活虎,连拉窗帘也是"哗啦"一下,可是遮不住屋内的喧嚷热闹,留下我呆呆地看着蓝色的窗帘来回摆动。时不时几声兴奋的叫声在楼间回荡:高中男生,变声变得差不多了,骂人骂得特别理直气壮。有的中午,坐在寝室里,吹着空调,眯眼看着单薄的布窗帘缝隙里投射进来的日光,用学习代替午睡;有的傍晚,残阳如血,在学校对面吃了牛肉面回来,看着空荡荡的留宿名册上,几个一成不变的名字,心里有些许同感;每天准时学到凌晨一点睡觉,穿过黑洞洞的走廊,独自到水房刷牙,小心翼翼地站在下水槽口漱口,怕吵醒了同样疲惫的人。从来不觉得累和苦,因为我有一群和我一样的人陪我,因为我在学习有用的知识,因为我在憧憬未来,因为我还有理想。纸上延伸的洛仑兹力美妙的曲线,跳动的分子,和放缩的原生质体,有不同寻常的魅力。充实有目标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满足。
那个冬天,我没有记忆。我所有的时间,都在教室、食堂、宿舍里度过。早晨,在蓝黑色的天幕下穿过校园,空中弥漫着隐形的雾气;中午,只在干燥稀薄的阳光下走几分钟路;晚上,在浓重的夜色里和如水的人潮一起回去;夜里,偶尔也会拉开窗帘,看看远处建筑工地上一星半点的灯光。寒风刺骨,就系上一条毛围巾;手皲裂流血,就随身带着一小盒擦手油。
那个冬天,依旧下雪。
日历一页页翻过,到了2011年,春风还在很远的地方。补完课后,我照常花两个小时总结。这一天,我终于把高二拉下的所有的物理都补上了。这时,傍晚的一抹余晖,似乎在为我记录这个时刻。因为拉下了课,我放弃了自主招生的资格,从而彻底与高一高二积累的资本告别了。尖子生的高三,是得天下的高三。我的高三,是白手起家打天下的高三。20112月,北约华约自主招生考试举行的当天,我坐在书桌前,为一份理综卷子做得头晕脑胀。
距离高考不到两个月时,我的适应性考试考砸了。老师们看着不曾有过任何懈怠的我因熬夜而发黄发青的脸,眼睛里都没有责备。我知道自己只是太累了。其实我的实力提升了很多,后黑板上的理综排名,我的名次在一周周上升。只是连续几个月熬夜,体力不支,以至于考理综时,我的大脑有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个周末,父母送我回学校。爸爸训导了我一路。我完全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我一个人进入空荡荡的宿舍楼,回到寝室,关上门,是怎样把包摔到门上,把椅子砸到地上,直到觉得自己的感情都被抽空了,趴在桌子上痛哭,只觉得自己窝囊,只是不懂一切怎么会这样。
高考前最后一次模考,我决定不犯重复错误,于是头天晚上十一点就睡了。成绩出来,考了年级七十多名。我很高兴,但不是欣喜若狂。难以想象一年以前还会为一次测验的分数耿耿于怀。此时的心境,如我在日记里写的那样:静静地学习,不知苦与乐。几个月来,学生们之间都在微妙地观察和试探。谁明显进步了,谁在做新出的卷子,都逃不过别人的眼睛。只有我,一无所有,所以无法失去。所有的精彩都和我无关。而我反倒能真切地体会这珍贵的大家相首相聚、共同努力的时光,连每次从书本抬头的一瞥所至,都如此明快。无论喧哗骚动,无论升沉荣辱,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正如生命本身。
距离高考两星期时,我又改变了学习方式,像蜥蜴变色一样。精神像回光返照一样,一点睡,每天六点不到就起床,中午不休息,白天不打盹。我自诩是潜力股,仍在上升期,越学越顺手。课堂上,大家都倦了,而我如重获新生,对仍不时冒出来的"新知识"两眼放光,兴致勃勃,老师看着这个打了鸡血一样、脸皮刀枪不入的学生,眼神里只有纳闷。大热天的中午,我捧着化学书,想到二检生病放松了两周,暗暗恨道:要是再给我两周,我能考北大。
高考头天晚上,我由于生物钟的作用,睡不着。可父母在我旁边焦虑得不言而喻,我只好翻身佯睡,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妈妈松了口气的叹息。第二天,走在去考场的路上,有一点紧张。在考场上,数学考完,监考老师拿起我的卷子,很明显地皱起了眉头,我居然只暗自吐舌。理综场上,还有三分钟收卷,我才看懂生物压轴大题是什么意思。我无力去改变交卷以后发生的事情.这样单薄的试卷,不是我12年学习的标签。
准备高考时,我有这么一种感受:人,要永远准备失去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在你人生的路上,要随时准备,改变前行的方向.我们会痛苦,会后悔,会恨,但人生不会因此而停下,即使痛苦,时光还是在向前奔流,不能停下,不能倒流.我们为自己承担着责任,不管是艰难,还是轻松,都要往前走.
现在,高考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我不会留恋那个冬天的故事,但我会记得,我的一部分生命,埋藏在那个角落,像一场静静的花开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