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冬天的故事» 正文

冬天的故事

作者:李静芸 | 发布日期:2013-12-18 |浏览次数:
 
冬天的故事
冬天,在很多时候意味着隐匿。
我们躲着刺骨的寒风,躲着他人的目光。或许在一个每个人都被厚厚遮盖住的世界里,我们才有一丝叫做空间的东西。
我叫周洋,是一个想不开,放不下的人。男人30岁,结婚尚早,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却着实让家里人着急。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只好以在外闯荡,事业未成为名,回避父母所有的质问。他叫夏川,与我同居,虽然比我还小一岁,父母却把儿媳妇都物色好了。我们俩各自的人生大事拖了一年又一年,我坚持拖到地老天荒,他却好像再也坚持下去了。看到他那为难的样子,想想他那乖乖怯怯的性子,我顿时觉得有点害怕不久的将来。
2012年,北京,第一场雪来的比往年都早,下得比以后都多,我和我爱人,请允许我这样称呼,要怎么样才能潇洒地告别?亘古不变的长子之孝,冥顽不化的传宗接代,就像这北京的风,没有消失的理由,亦没有阻止它的力量,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隐匿。
回想起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俩经常在天气不那么好的下午,打一会不那么好的网球,再聊好一会的天。风大的时候,他总会用帽子或围巾把头囫囵地包住,只留下一双单纯的眼。我们俩的长坐久聊,并肩离去,后来竟也引来或多或少的目光,渐渐地,网球场,我们就不去了。在以前那样一个连同性恋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代,男生之间搂搂抱抱还无所顾忌,现在呢,一点小动作都不敢有。有时候,了解,开放,支持,都是一种限制,尤其是对夏川这样的人,对夏川这样,不愿意做少数的人。喜欢这样文文静静,老老实实的性格,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几乎永远处在一种失去的恐惧之中。有时候我会反思,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不勇敢,不洒脱,总把爱情放在最后的人呢?可是爱情有时候就能通俗地变成王八看绿豆这样不浪漫的事,不管故事的起因是如何,结果已经是我俩在一起,只是,太早了,结果就像追了一季又一季的美剧,比我想象的要迟,要寒碜的多。
2012年的第三场雪后,我们两人无意中跑进了昌平公园。昌平公园小小的,没有名气,冬天的时候偶有人迹,多是周围的居民。惨白的雪盖住了污浊,铺就了一片自由。不如堆个雪人吧!人长大了,思维就局限了,看到成堆的雪,就只能想到呆呆的雪人。我和他都戴着皮手套,推起来倒也不冷,渐渐地,竟也出了汗,呼出的热气立刻冷凝,把视线也朦胧了,看着他红扑扑的脸红扑扑的鼻尖,就想起了对他表白的时候。那是个寒冷的雪夜,我们两走在校园里冰封的湖面上。我紧张而机械地拿下了自己的围巾给他围上,他也紧张地看着我动作,围上之后,我轻声而缓慢地说到:“夏川,我喜欢你……”。他实在是愣住了,久久没有答复,只是望着我的脸,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我壮着胆,在他脸颊上落下轻轻的吻,他的脸红了,泪落了,我知道,我就这么轻易地把他抢到手了!哎!现在想这些干什么。
“周洋,你说这个雪人怎么看起来总是有点怪怪的,虽然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夏川问道。“对啊,就跟我们一样啊,无论我俩看起来如何正常,我两的爱情却总是这样的奇怪。恶意的笑,善意的笑,都奇怪的衍生品吧!”一缕阳光穿过褴褛的枝桠,照在雪人身上,我搂过夏川的肩,想到,在它化掉之前,时间还是会给它一点空间的吧。“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这首歌,在《蓝宇》里感动了多少人,让我唱一唱,让他听一听,但其实,我不想让柔弱的他去做那个无情的“陈悍东”。
公园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湖,没结冰的时候,水脏脏的,让人失落。现在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铺了薄薄的一层雪,倒也悦目多了。精明的北京人只是在湖面上围了个不大的圈,准备了些溜冰的鞋,就能赚起老天给的生意了。二十块钱一小时,既然来了,不如疯一次?夏川是第一次玩这个,开始有点颤颤巍巍,我也就自然地帮他保持着平衡。自从相恋了以后,都是扶持着走过所有喜与悲。这么一说,倒像是一对老夫老妻了,真可惜,我和他真缺了这样的缘分。毕竟是男生,什么运动都上手很快,不消一会,他已经能有模有样地溜起来了,旁边比他还早进场的女生们时不时偷瞄着他,是羡慕呢?还是爱慕呢?但妒忌心告诉我,现在,他还是我的。我拉起他的手,带着他飞奔起来,他三分害怕,七分刺激,叫了起来。这样的年代,到处都是“伸张正义”的腐女,竟然有人鼓起掌。夏川立马挣脱了我的手,我一下失去了平衡,两人都跌倒了。身边静了,天色暗了,“夏川,你说我们就一直躺在这儿,等着冰化了,沉下去好不好?”“说什么傻话呢!”我们的感情就在这小小的围栏里挣扎,别人的“祝福”会让我们跌倒,别人的冲撞也会让我们跌倒,就算一路平安,春天来了,我们就沉了。唯一的方法,就是脱了鞋,走出去,回到常人的世界里。你能做到,我却不想做到。
“周洋,我明年2月就要结婚了……”
“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你过去骗我,以后骗你妻子,孩子,难道只是因为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你就要欺骗所有人吗?”
“这样的生活,在这样的社会,这样的思想,面对着这样的传统。周洋,不坚强不是我,其实是你。你别哭,好吗?大男人像什么样子呢?”
“我决不放手!”
“别幼稚了,好吗?”
20132月,他结婚,我没有去当那个伴郎,我来到那个深深的湖边,水还很凉,冰好似还没化,我想了一想,笑了一笑,哭了一哭,就跳下去了。我好像说过,我不会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