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心流水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采心流水» 正文

龙门石窟漫记

作者: | 发布日期:2013-05-08 |浏览次数:

洛阳龙门山象一条奔腾跳跃的莽莽苍龙,东西走向横亘在嫩绿如茵的伊洛平原上。那气势磅礴的伊阙,当是造化的鬼斧神工,将它拦腰截断。经龙门山南来的伊水从这里破门而出,向北奔泻,伊水两岸,断崖如削。挺拨隽秀的东西两座山峰,隔水对峙,放眼望去,恰似一座古典式门阙。 

1993年9月5日,《龙门石窟》邮票发行后,作为集邮人,我已不满足于只在邮票上观赏龙门石窟造像,时常生出一种想与石窟造像对话的冲动,更想到那里去亲身感受石窟艺术的庄严,体验佛教文化的肃穆。

在一个和风煦煦、无限明媚的春日里,终于有了这个机缘。行业会议间隙,能一游心中的圣地举世闻名的龙门石窟,真让人心旷神怡。从郑州经开洛高速驱车到洛阳,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汽车进入有“九朝故都”之称的洛阳再南行十多公里,到达苍翠蓊郁的龙门山。

春日龙门山,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的盎然景象:山峰上,覆满山头的苍松翠柏,嫩绿欲滴,挂在峭壁石缝里的迎春花,金光灿烂。山脚下,随处可见的流泉飞瀑,叮咚欢唱,随风飘散着一缕缕白色的雾霭,犹似轻波荡漾在伊水河上。峡谷上空,白云下面,山鹰盘旋,声声鸣叫,回荡山野。伊水河上,一座与山水一色的三孔青石拱桥犹如一道彩虹,把那伊水河岸的东西两山紧紧地握在一起。巍巍伊阙,的确是一处山川相趣,锺灵毓秀之地,好一幅天造地设的中国画。此时,我似乎略微感悟到,古人为何要在此建寺、开窟、造像。古往今来,中国民间有太多的关于龙门山和龙门石窟的种种传说故事,而那一切在这伊水龙山面前,就显得有些拙劣了。

再看龙门石窟,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点缀在这幅雄伟壮丽的天然画卷中,闪耀着夺人眼目的光华。整个龙门山上,那二千一百多个石洞佛龛,像蜂巢一般,错落有致地镶嵌在伊水两岸长约一千米的峭壁上。那分布在东西两山十万余尊佛雕,为这亘古不废的龙门之地描绘出了永不凋谢的艺术之春。

走进龙门石窟,就像走进一片广阔无垠的雕塑艺术的海洋,这里的每一件造像都是一件精美绝仑的艺术珍品。这其中规模最宏伟,艺术最精湛,最能动人心魄的要数唐代造像,奉先寺主佛卢舍那大佛。也就是《龙门石窟》4枚邮票中的第一枚:“唐,奉先寺卢舍那大佛”邮票。

奉先寺位于伊水西山南端的半山麓,是一座南北宽三十六米,东西进深达四十一米的露天大龛。这里共有十一尊雕像,均依山凿石而成,其中主佛卢舍那,高在十七米以上,是龙门最大的造像。我翻阅佛经“卢舍那”的含义是:“诸恶皆除,众德悉备,净色遍照法界”,是佛在显示美德时的一种理想化身。在塑造卢舍那造像形象典型的过程中,我国古代的雕塑艺术大师们以巨大的创造魄力,赋予卢舍那以美少女形象。卢舍那造像丰腴饱满的面容上,修眉细长,形似柳叶,恰似一弯新月。一泓秋水似的双目向下凝视,含情脉脉,双眸之中,溢露出关注人间和洞察一切的智慧光芒。每当到此朝圣礼佛的人们抬头瞻仰佛容,恰恰与佛那灼热的目光相遇在一条向上的斜线上,形成一种人神之间情感交流的渠道,此时,我相信每个朝拜者将情不自禁而肃然起敬。卢舍那佛两只微微上翘的小嘴角,挂着一丝隐约可见的笑容,它的庄严令人畏而可敬,它美艳绝仑的美丽令人恭而不亵,就是享誉世界的蒙那丽沙,在卢舍那佛面前也要自惭形秽。卢舍那的金身衣饰雕刻,只是雕刻大师的随衣挂线,整个佛身仅寥寥数笔,用简朴而又洗炼的线条略作勾画。这样的艺术手段,所达到的艺术效果,一方面显示出佛的:“光明普照”之感,另一方面更集中衬托出了古代雕刻艺术家对卢舍那佛面部的匠心构思。古代的艺术家们,把他们对生活的观察和认识,把他们的审美观念和美学思想,全部倾注和熔化在揭示卢舍那佛内在美的创造中。宗教教义中的概念和典型形象的构思,在龙门石窟的全部造像中达到了高度的和谐与统一,收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我站在卢舍利佛前,身处这深山空谷之中,面临这高崇庄严的佛像,一种对佛教文化的神秘莫测之感,便油然而生。当我将手中的邮票图与卢舍那佛对照赏析时,对邮票设计者选择这尊佛作为邮票首枚图案也有了较为深刻的理解和认同。

龙门石窟开创于公元五世纪的北魏王朝时期,后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宋各朝的开凿,历时八百年之久。这其中北魏和唐朝两代开窟造像最多,北魏时期约占全部造像的30%,唐代大部分有代表性的洞窟又都是在唐高宗武则天时期开凿。说到龙门石窟,就不能不说说武则天。武则天原为唐太宗的宫中才人,太宗死后,武则天按惯例出家为尼。唐高宗继承皇帝位后把她接到宫中并册封为皇后,而武则天的野心决不只是做皇后,她想当中国第一位女皇帝。在佛教思想与文化占统治地位的唐王朝时期,佛旨、佛意是至高无上的,武则天当然不惜借助佛教来制造为她夺取政权的舆论。于是,她利用皇后的特殊身份和高宗的无能,指使一些僧人为她编撰佛典《大云经》,说她是弥勒降世,应做中华女主。经典写成后,大量印发,并令人全国各地到处宣讲,不久武则天夺得皇帝位。武则天自己也在许多场合一再声称,她作女皇帝,是佛经中早有预言的。如此看来,龙门石窟在这一时期出现的开窟造像的热潮,其实是武则天夺取政权时的一番煞费苦心的经营。传说奉先寺卢舍那大佛的形象就是以武则天的形象塑造的,也就是那套邮票的第一枚,联想起来也不无道理。

龙门石窟造像属于佛教艺术,宣传的是佛教文化与思想。但富有才华的中国古代劳动者,经过千百年的造像艺术实践,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无论佛教文化还是佛教尊崇的造像艺术,在龙门石窟都突破了宗教藩篱的束缚。古代艺术家们以现实生活和劳动者的主观意志为创作源泉,创造出了许多栩栩如生、性格各异的佛教造像艺术形象,在这些造像中寄托了造像艺术家们的审美观和思想。那些神圣的佛教图腾——“佛”与“菩萨”,在古代艺术家们简单的刀凿斧锤之下,一个个化作为血肉丰满的人间美丽的女性。那些佛与菩萨造像:面庞丰盈饱满,庄严美丽;身躯线条柔和,园润得体;形象对称均衡,动态富于变化,美丽出自内在,韵味溢于仪表,勘称惊世杰作。

龙门石窟的雕刻艺术中,含人叹为观上的还有那宾阳洞和莲花洞窟顶的大型飞天浮雕,妙趣横生,令人怡然。这些飞天女神或在流云间自由飞翔,或手捧供果凌空飞舞,或奏乐引亢高歌,或向人间洒下阵阵花雨,个个婀娜多姿,优雅传神。这些飞天的表现手法可谓独到,她们既不同于背生翅膀,表现飞翔的古希腊小天使,也不同于腾云驾雾,显示凌空而起的古印度天女,而是完全凭借那飘逸的天使长裙,轻盈多姿的动态,以极富中国民族色彩的传统手法,展现出飞天们在广阔无垠的天际的优美动作,仔细观看,你会觉得它们仿佛随着乐曲的韵律在空中飞舞。

这些优美的造像也好,飞天也好,都是古代艺术家们寄托情感的手法,同时也反映了艺术家们对现实生活的渴求和向往。龙门石窟邮票在选材上,只选择几尊有代表性的佛像或菩萨,如果把飞天也适当在邮票中表现,则能更完整地表现龙门石窟的艺术美。

我国古代的雕塑艺术家不仅在石窟艺术中寄托了自己对美学的感受,同时也通过造像、飞天等强烈地反映了现实生活。在万佛洞、极南洞、莲花洞雕刻的抚乐人和舞者,就是集中而典型地反映唐代社会中音乐舞蹈生活的一组镜头。唐代是我国封建文化高度发展时期,这一时期无论社会政治经济都处于上升时期,从石窟造像和雕饰上我们就能得到印证。

龙门石窟象一颗稀世瑰宝,熠熠生辉,又象一个艺术的海洋,广阔深邃。龙门石窟自开凿第一斧以来的1500多年间,历经大自然与人为的保护与破坏,盛世修史,对文化古迹的保护亦是如此。今天龙门石窟已作为世界遗产而加以保护。让全世界的人们都来享受这古老文化与文明带给人们的精神享受。

龙门石窟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