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征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2014年9月征文» 正文

走的不远,只是回了趟江南而已

作者:潘华婷 | 发布日期:2014-09-21 |浏览次数:
    青石板路上,店家的收音机放着呢喃的《秦淮景》。水声潺潺,乐声融融。我轻哼着评弹的曲律,吐出温婉的吴侬软语。还有什么,能比家乡人重游故乡更加意蕴绵长了。
    说到苏州,谈园林的多,讲平江路的少,连我自己也是没有去过。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都为它打着“千年古街”、“文化瑰宝”的广告。坐落在古城区的最中心,平江河畔,绵延数里,如一道屏风分割古典与现代,又如一缕缎带挽住了姑苏的灵魂。
    不同于早晨狮子林拙政园门口游客,小贩的喧嚣,平江路是安静的,白天甚至没有什么人在路上走,其实都躲到小店里喝咖啡了。晚上不到9点就打了烊,即便街上依旧人流涌动也枉然,丝毫不像是做生意的样子。平江路上的小店都卖些别致的东西,手工的居多,染包,陶器,刺绣,布衫,以及被现代驴友精神浸染的手绘地图,明信片。似乎一切与机器的呻吟无关,咖啡机偶尔的吵闹也显得格格不入。更别提当小河依傍,水声渐渐的时候了。穿着旗袍高跟鞋的长发女人优雅地走在青石板路上,噔噔的声响和摇撸船咯吱的旋律巧妙应和。苏州人带着外地的朋友走进古色古香的小馆里喝一碗豆腐花,尝一尝炒浇面,店家操着改不掉的细腻口音,在吴侬软语里挤出普通话来。坐在路边售卖花草的老夫老妻,演出着“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的画面。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摆弄着紫砂壶,在茶馆里谈笑风生。一弯上弦月才刚上枝头,就有不少铺子收拾合门了,穿得洋气的老板娘把一块块门板拼上门框,男人加一具锁,便就依偎进了人海。那砖瓦房,木门,那咯吱的船,那青石板路,那些穿着青花的女人们……恍惚间,就像回到了古代。
    我也去过湖南凤凰,古镇里彻夜不息的歌声,那又是另一种风味。沱江水急,哗然拍岸,灯红酒绿,人声鼎沸。江南人不胜酒力也不爱闹腾,时常整天都安安静静的,喜欢品茶的多。路上新潮的小店里花果茶卖的很好,包装精美、颜色活泼,也像极了江南女孩的心,灵动又沉静。被小河、小路、小山、小园养育的人是秀气的,生活是细致的。这座城市孕育了内秀的姑苏人,纵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尚轻声细语古韵犹存。
    时隔良久,我在海淀黄庄的一家餐厅里又听到《秦淮景》。


    我有一段情呀

唱给诸公听

诸公各位静呀静静心

让我来

唱一支秦淮景呀

细细呀道来

唱给诸公听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且听那曲子里唱的:


    秦淮缓缓流呀

盘古到如今

江南锦绣

金陵风雅情呀

瞻园里

堂阔宇深 深呀

白鹭洲 水涟涟

世外桃源呀

 

    我轻轻跟着和,如同遇见了一位故人。 
    苏州这位故人,我见多了她耀眼的外衣,却少有走进她的心。谁又不是呢?没有人会跟着导游听着讲解游玩自己的家乡。可是当你走遍了中国,甚至踏上了大洋彼岸,对家乡又了解多少?那些赋予了血脉和灵魂的东西,就像秦淮景这耳熟能详的旋律,需要共鸣和传承。说到底,谁的家乡不是世外桃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