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征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2014年9月征文» 正文

水墨淡染芳华伫,风起雨落梦千年

作者:苏悦 | 发布日期:2014-09-21 |浏览次数:
    平遥,最负盛名的古城之一,在七月的骄阳中仍不显一丝焦灼之气。彷如国画水墨中的古建筑终于成活,挣脱束缚,伫立在我的眼前,挟带者与生俱来的古朴沉静,让我惊诧,让我沉沦。
    论起巍峨雄伟、庄严大气,故宫绝对更胜一筹;论起小巧精致、温婉柔美,苏州园林怕是当仁不让;可就是这样的古朴沉静,甚至是平凡世俗深深地打动了我。故宫是“天子”居住之所,“承天气运,号令天下”的“天子”;苏州园林是“富商”的后花园,“家资百万,沟通南北”的“富商”;敦煌侍奉的是“神佛”,神秘莫测;西藏号称“离天最近的地方”,灵魂会在那里得到救赎。而平遥,这个地方,却只是为了凡人而存在,黄发垂髫,贩夫走卒,充满着俗世烟火,充满着七情六欲,却也充满着温暖,就好像是冬日清晨烤红薯的热气,好像是黑夜中亮起的灯火,像是家园。
    我只是一介凡人,喧闹的人间才是我真正的归宿。
    青砖的房屋,有着高高的门槛和低矮的房梁。曲折狭长的小巷,不知道究竟通向何方。一进门的影壁,大理石的鱼缸,左右的厢房,正对的正厅、后院,还有特色的土炕是每一处民居的基本架构。算不得宽阔的大道两旁是形形色色的店铺,红底金漆的匾额,迎风招展的招子,巷口的小推车,以及来来往往的行人共同成就了热闹的生活。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仿佛穿越了时空。仅仅是这样平凡的画面,偏偏又这样迷人。这里似乎还符合坚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当夜幕降临,除了大道两旁的店铺还散发光亮,四周俱是一片漆黑,倒也让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人突然有了一种懒散安宁的心境,生生升起一种“不如归去”的感概。在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生活久了,总是不由自主的向往田园生活,人之常情······
    平遥的博物馆很多,却也很集中。县衙、道观、城隍庙和雷履泰故居倒是远些。不过出门前家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往庙里去,如此,倒也便宜。只是对雷履泰这个曾经在中国金融史上翻云覆雨男人还是有那么一丝好奇,怕是不得不跑一趟了。
    游玩时的天气说起来真是不错,没想到阴天的天空也那么美。极目远望,天色由湛蓝渐变为漆黑,其间种种颜色皆独具一格。偶尔登高,便是通透的风,吹得人心情愉悦。走在街上也不必顾及着肤色坚持撑着太阳伞了,可算是“自由解放”了!可惜老天并不想一直眷顾,雨,说下便下起来了。
    躲在一个民居的厢房里,靠在旧式的实木凳子里,望着门外。雨水滴滴答答,沿着屋檐落下。不由想着:“若是古人,此刻应该“烹茶煮酒,同三两好友一起赏雨,方不负此时情景。”若如此,我也算附庸风雅一回了!”
    雨滴一滴一滴地落下,砸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这一刻,真正地忘记了俗事的烦扰,仿佛天地之间仅我一人。 岁月静好,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平遥,古城,我心上一幅墨染的仕女画。画上的女子温柔沉静,芳华内敛,微微一笑,便是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