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征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2014年9月征文» 正文

夏末未至,长乐未央

作者:刘桂双 | 发布日期:2014-09-21 |浏览次数:
    只要敞开心扉,有人会走进来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遇见,最美的风景,听见,最温柔的诉说,就像在今日的白洋淀,织就出的一场纯洁梦境。
    夏日的温度依然不减,在这里却是清凉而惬意,乘一艘古船,轻轻地在宽广的水面上飘荡,在这明媚的天气里却也有着“飘飘乎如遗世而独立”的思绪。
    大片苍翠茂盛的芦苇不时地映入眼帘,目之所及,是一汪绿色的海洋,水面漾起的波纹和着苇叶的频率谱成了一曲欢快的交响。
    在这里游览,水路居多,往来的小舟、大船,慢慢移动,汽艇、水面摩托风驰电掣,在游客们的欢声笑语里洒下一片片浪花。
    人们常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望着一起乘船的伙伴,很庆幸,也很欣慰,这样大的世界,可以像今天一样乘着一艘船,欣赏着世外桃源的美景,该是多么奇妙的缘分。同船的一个阿姨,妆容是何其的精致,穿着一袭水墨长裙,像是从图画里缓缓走出,一颦一笑,都仿佛在倾诉着生命留下的所有欣喜,她说,自己今年已经五十好几了,大家除了惊讶就是诧异,年过半百的风霜在她竟没有留下太深刻的痕迹,阿姨爱笑,细细打量着,那种笑容里似乎有着一种魔力,让人觉得很轻松,也很安逸,让人想到不食人间烟火的曼妙,阿姨说,曾经的自己也是有很多不明白,很多不理解,也会哭泣,也会迷茫,偶然的一次出国,让她突然释然,世界太大,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在这样一种对比下,那些不开心,那些不理解,又怎能长久的占据。
    很多时候,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每天会因为一点小事而久久不愿释怀,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正的看到这个风光旖旎的世界,就会发现,一切都不再是那么令人苦恼,在大自然面前,一切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在一个多小时的欢声笑语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荷花大观园,原来真的会有一种震惊会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满满的荷花,悉数呈现在眼前,记得小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壮观,如今,却是觉得似乎没有更恰当的方式去表达,导游说,白洋淀里面的荷花加起来有六百多种,同行的人也和我一样满是震撼。
    碧绿的荷叶上,,开到荼蘼亦或是含苞待放,都是如梦如幻的第二天堂。
雪白、乳白,烟雾般萦绕,深红、浅红,千姿百态的绽放,那一瞬间,只想在这一世花海中沉沉睡去,在迷蒙的海洋中仰望心底深处的星光。
    人生也许没有几次经久不衰的绝唱,却在此刻变得超乎寻常的清醒而简约,或许,真正了解了,为什么佛家将莲花视为最纯粹的圣物,那种仿佛直达灵魂的净化,周围的纷纷扰扰,喧嚣和杂闹,在这里都化为了一缕青烟,无踪无影。
    越来越觉得,在如今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每个人都踩着匆匆忙忙的步点,诚然,时间太瘦,指缝太宽,毫无例外的,每个人都想在时间的长河中没有丝毫的落后,结果却是留下了日渐稀少的光阴去思索,去沉淀,回归生命的本真,灯红酒绿的繁华,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我们的目光在当今社会变得更加飘忽不定。
    暂时离开阳光的炙烤,只在这里,白洋淀,在荷花的怀抱中,享受,今时的震撼,此刻的宁静,让人想到在一万米以外的高空上飞翔,曾经和朋友讨论,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答案从来不曾更改,那就是西藏,总觉得,那里是最纯净的据点,无数次,想象着,那里的格桑花,那里的昏黄日落,那里仿佛可以触摸到星星的天空,那是一方净土,印象中,那里淳朴的民风,以及不与世外过多融合的桃源生活,朝圣者可以一路上磕着长头去布达拉宫,怎样的一种虔诚,怎样的一种坚持,值得用身体去丈量脚下的土地,可以用目光去探寻世俗的樊篱。
    好像,只有在宁静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听到内心的声音,独辟一隅,某年的某一天,在尘世的一个小小角落,观赏一抹繁华,品味缕缕芳华。
心若沉静,随处安然。
    慢慢走,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时间的钟摆即使在此刻也不曾停止摆动,可是,却在荷花的浮动中,捕捉到了季节的韶光。
    不是初秋,无关风月,在夏日的沉淀,有一种来自灵魂的欣喜,悠长,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