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征文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2014年10月征文» 正文

山脚下——我的十四天军训生活

作者:徐文浩 | 发布日期:2014-10-22 |浏览次数:
    行囊背起,戎装在身,于瑟瑟秋风中,我昂首挺立,看碧蓝天空白云朵朵,听朝晖夕阳里寒鸦阵阵,感山河壮阔燕山威武,悟铁马戎装沙场心路。是的,我在燕山脚下,是的,我在军营之中,是的,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正在经历他们的大学第一课。
    来时的路上正值中午,阳光很烈,太阳透过车窗把车厢内照得暖洋洋的,好多人都昏昏的睡去了,于是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对于我们并不显得漫长,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醒来,也不知道是谁通报的,当威武的燕山在我们眼前愈加清晰的时候,车厢里变得叽叽喳喳,大家指着不远处的军营,有说有笑的猜测着,猜想怎样的饭菜,猜想怎样的床板,只是,现在的我们忘了学长学姐亲切的叮咛,我们想的太好了,以至于深深的失望了。
    砖房?铁床?厕所?没有热水?刚刚像是被撵鸭子一样轰进宿舍楼里的我们,不停的张大嘴惊叹,那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如今清晰地显现在我们的身上,我们竟然要在这里住14天,是的,我们竟然在这里住了14天。
    床单要铺平,喳。
    被子要叠成豆腐块,喳。
    杯子要放成一条线,喳。
    脸盆要整齐统一,喳。
    ……
    年轻帅气的教官第一次见面就带了一连串的要求,刚刚费尽周折铺好床铺的我们不得不重新高标准严要求的整理内务,一个宿舍八个人,个个趴在床上一边抱怨着一边一心一意的叠被子,一遍又一遍,折腾了两个小时,一个个还算是像模像样的“豆腐块”终于出现在了每个人的床上,于是我们做出了最为重要的决定,十四天不拆被子。是的,你没听错,是的,我们就是这样做到了,每天晚上把“豆腐块”置在床脚,然后整个人缱绻在余下的空间里,依靠带来的被子和衣服顽强的睡了13个夜晚。我依稀听到了一种声音,它源自心底,仿佛是在嘲笑,看看吧,娇生惯养的小女子,其实条件这么差你也可以生活,能开花的树用不着挑剔土地。
    是啊,14天洗了两次澡,十四天睡着铁床,14天用着原始的厕所,14天坚持像强迫症一样把所有东西摆放整齐,14天住在这瓦砖房里,14天这幽闭的寝室竟然是心底最渴望的归宿。
    飞扬着尘土的训练场,毫无遮拦的阳光,唯一的伴奏就是乌鸦阵阵凄惨的叫声,我们在这简陋的舞台上,上演着一场连续14天的高标准演出。稍息,立正,整理着装,每天以这样的口令开始一天的生活;站好,大家晒晒太阳,每天感受阳光的洗礼,一遍遍摸防晒霜;一二一,一二一,无论是齐步走还是正步走,嘹亮的口号不绝于耳。只是,青春永远不会有枯燥,无论是我们还是教官,都是群90后的青年人,又有谁会甘心于这样的单调,时不时围成圈聊天,还叫不出名字来的我们却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做游戏,灯火下围在一起跟着教官学些听不出调子的歌曲,在角落里搬个板凳和知心的朋友聊到口干舌燥,规整的军装,洋溢的青春,因为年轻,不甘心任何的平庸与单调。
    是啊,我们完成了14天如一日的军训,为了劳累颓废过,为了伤痛哭泣过,为了雨天祈祷过,也为了歌声欢笑过,只是,我们都坚持了下来,以闭幕式上的成功展演,为14天的勾勒图上了最绚丽的色彩。我们逃出来了,带着骄傲和掌声。
    管你饿不饿,饭前一支歌。当集合准备吃饭的哨音响起,仿佛爬行在山洞里的人找到了出口,我们迫不及待的站好队等待开饭,《团结就是力量》《强军战歌》这唱的烂熟的曲子深深表达着我们对开饭的期待,纵使餐桌没有板凳,纵使菜里没有肉,纵使大米饭要抢着吃,纵使换不掉的青椒西红柿,但是我们渴望吃饭,因为有大白馒头,我们军训的零食,因为有“老干妈”最可口的菜肴,因为有香蕉或鸡腿的惊喜,因为我们终于满足吃货的最大心愿了。
    是啊,菜是单调的,可我们天天吃的热火朝天,没有薯片可乐,却有了馒头米汤,偷偷塞在口袋里的糖果,时不时咬一口的凉馒头,倒在水杯里的蜂蜜,是那段日子的佳肴。
不惜青春忽忽过,但恐欢意岁岁迟。那时觉得难以熬过去的14个日夜已经结束了,带着满满的回忆和绚丽的收官之作,当我们最后几百人摆出中财人中国梦,当我们口中呼喊出震破苍穹的中财人中国梦,当雷鸣般的掌声为我们自己响起,14天的军营,14天的青春是我们无悔的付出。
    我不想从新经历,却怀念那时的我们,初识的羞涩和拘谨;怀念那时的岁月,自由自在没有负担;怀念那时的心路,跌跌撞撞却屹立不倒。我怀念那军装在身的十四天,我庆幸这脱下军装后依然屹立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