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原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11月原创» 正文

雨中花

作者: | 发布日期:2019-12-21 |浏览次数:

未干水洼里忽然晕开三两下涟漪,又开始下雨了。

我套着件长至脚踝的羽绒服,披着红色的工作马褂,站在校门口的执勤亭下。不远处一辆地铁裹杂着初冬冷冽的寒风呼啸而过,“ 隆隆” 的长鸣随着骤急的雨声落入耳中。“ 这雨怎么越下越大了。” 我心底闪过一丝焦虑。距离执勤工作结束只有五分钟,距离上课只有十五分钟,而我却忘了带伞。寒意随着蒸腾的水汽渐浓,我伸手拢了拢衣领。

“ 咳咳——” 站在身旁的保安师傅突然沙哑得咳了两声,我不由地悄悄窥了他一眼。或许是排班原因,机缘巧合下几次与我一起执勤的保安师傅都是同一个人。师傅低头又咳了几声,然后背上双手,挺直了腰杆。压低的帽檐将他半边的面庞都笼在阴影里,微垂的眼角旁爬满皱纹,眼神却澄澈清亮地望着校门。他不高,也有些瘦,但穿的那身灰色警服却将他衬得分外威严,甚至有几分“ 凶” 。是了,我思忖着,他似乎还没同我说过话。

似乎是故意想将我困在这执勤亭下一般,亭角落下的水珠串敲击地面的声音愈来愈急,这场突至的雨半分偃旗息鼓的意思也没有。眼见着钟表上的时针一格一格地划向既定的时刻,我默默做好了淋雨冲刺的打算。正当我在心底默默责怪着自己的粗心时,保安师傅动了。“ 你守着一下。”

师傅转过头和我说,“ 我马上回来。” 微哑低沉的嗓音混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响在耳边。他抬手压了压帽檐,启步跑入雨中。密集的雨点砸在他灰色的警服上,沿着面料纹路晕开,绘出一朵又一朵深黑色的花,很快铺满了他整个背脊。寒风过,风声烈烈,师傅似乎又咳了几声,背脊微微颤动了几下, 但很快又恢复笔直,这黑色的背影融进了雨幕里,落成一副生动的水墨画。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心中溢满疑惑,呆在了原地。只见师傅冲进保卫室,半晌后,举着一把黑色的伞跑回了执勤亭。他利落地收回伞,抖去伞面的水珠,握着伞架将伞柄递向我。“ 拿着,快去上课吧。” 风声、雨声、地铁的轰鸣声都似乎静了下来,全然没有这句话来得清晰与响亮。师傅的面庞上依旧是严肃认真的表情,半点笑意也无,眼角爬上了皱纹,眼神澄澈清亮。被雨水染成了黑色的衣摆滴答滴答地落着水珠,在执勤亭下干燥的地面上溅开成一朵又一朵小花。我抬手接过了这把伞。

抬着伞冲进主教,正准备收伞时惊鸿一瞥,我莞尔发现这伞的边缘绣了簇无名小花,在黑色的伞面上醒目地盛开着,在滂沱的雨中,守护着伞下的人。

(金融学院 2019金融学 马映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