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原创舞台» 正文

西皮流水中的伤魂

作者:代诺 | 发布日期:2017-05-31 |浏览次数:

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悲剧,是任何工商角徴都无法咏叹的笙调。因为战争,那场毁灭一切、扭曲真实的战争,我看到了西皮流水中的那枚伤魂,却也看到了人性中坚忍高贵的一面。

——题记

就在马占山将军即将出发之时,筱荷着一身戏服,道一句白,便拔出他腰间的长剑,边舞边唱起了西皮二六板:“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正如戏中的项王,马将军经历了乌江霸王悲剧般的征战生涯。“将军别妻”后,在江桥打响了中国抗日武装第一枪,却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

战争不仅改写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甚至还能扭曲真实。残酷的现实不得不让他“卧薪尝胆”,为了保全最后的军队,他选择了诈降在日本人麾下。世人不解,以为他是一个自私、背忘初心,沉迷于石榴裙的懦夫!战争,它可以使石榴裙褪色,使热血凝成痂,使人麻木而盲从!没有世俗的舆论,悲剧似乎难以显示其深沉的警示性。顶着人们对自己的偏见,他倾家荡产,破釜沉舟,在反抗日寇的过程中,“泪别亡妻”,“将军遣妻”,失去了义子韩家麟、妻子杜氏,最后不得不选择了与他爱的筱荷分离。也许,在最后离开黑河之前,看着已经发疯的筱荷舞着虞姬的诀别之舞,他会想到那个曾经灵秀的舞台灵魂人物,那个曾经钟情于《霸王别姬》名角刀马旦,那个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女子……却在戏剧性的人生之中,被战争吞噬,绝望在与丈夫离别的漩涡中……

战争是残酷、冷漠、吞噬一切的黑洞。然而,纵使黑洞能吞噬一百亿个太阳,也会有第一百亿零一去把它照亮。《荒原狼》中说:“不成熟人生的标志是可以为了理想而壮烈牺牲,而成熟人生的标志是为了理想而卑贱地活着。”纵使战争扭曲真实,纵使命途多舛人生如戏悲欢离合总无情,纵使风雨飘摇国破山河碎,纵使西皮流水中只剩那一枚断肠伤魂,依然有爱国主义者的信念,依然“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这就是马占山,这就是《边城绝恋》里如项羽一般的悲剧人物。从他的坚持与挣扎,我看到了坚忍自是一种高贵,自有万钧之力。

国人总是怕看悲剧,因为那里面蕴藏的批判和讽刺总是深刻的。剥开“抗战”这颗洋葱的外皮,我们看到,那辛辣而讽刺的是国人的愚钝与麻木,一边义愤的声讨着将军的“背叛”一边怯懦地畏缩在暗处。姑且这样想,没有丹麦王的毒酒,无法造就哈姆雷特的复仇。舆论的压力也许是推动马占山长期忍辱负重的必要条件罢。

但那西皮流水所咏叹的旋律呢?难道不正是柏拉图“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那警世之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