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时事追踪»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正文

不朽的灵魂——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作者: | 发布日期:2018-05-30 |浏览次数:

时值“千年思想家”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站在新的历史时代回顾马克思的一生无不令人感动和震撼。马克思之所以能够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举办的“千年思想家”和“古今最伟大哲学家”的调查中均居榜首,与他为人类事业所贡献一生的壮举是无法隔开的。在马克思的葬礼上,恩格斯预言:“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预言的正确性。马克思给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提供科学的理论武器,揭示了资产阶级剥削无产阶级的本质,探索出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及其规律,坚定了无产阶级对共产主义的信仰。马克思是时代的伟人,是不朽的灵魂,更是无数共产党人的精神导师。马克思在青年时代就曾写下:“青年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撒下热泪。”马克思以此为人生的追求,一生为人类解放事业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而不懈奋斗。

一、马克思是改变世界的哲学家

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用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他不仅仅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青年时代的马克思层多次讲到:“任何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精神上的精华”,“是文明的活的灵魂”。因此,只有了解了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才能真正认识马克思哲学。

马克思生活在一个革命的年代,1789年法国大革命和同时期在英国发生的工业革命,为这个革命时代提供了政治上的和经济上的爆炸物。政治和经济上的革命使整个欧洲大陆发生根本性的变革,工业革命的胜利,不仅仅表现为生产力的提高,更重要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胜利,是资产阶级的胜利。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历史是革命的火车头”,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以农业为核心的旧制度解体,资本主义工业制度得到确立,社会阶级结构发生变迁,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确立其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领导权。虽然,资本主义100年所创造的财富,超过了以往一切时代的总和,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转化成为“商品”,自由地在市场上进行交易和买卖。但同时资本家也轻而易举地把人转化成为商品,投入到劳动力市场,进行无休止地剥削和掠夺,使得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阶级对立已经达到了必须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才能使无产阶级从压迫中获得自身解放,人类才能有条件实现自由全面的发展。正是这种革命的时代,才造就了马克思革命的时代精神,这种批判的精神,突出表现在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未来的批判性思考上。

马克思关切人类发展现状及未来发展,深刻研究和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批判现实社会的同时谋求未来社会的构建,马克思在《莱茵报》工作期间,把他对黑格尔国家理念是社会的绝对力量的信仰击得粉碎,残酷的社会现实很快使他抛弃了理想主义的政治观。他原本以为国家、议会或者至少是议会中的“自由主义反对派”,能够代表理性本身,推动人民的自由和民主的实现,但是现实是,所有这一切都沦为了私人利益的工具。对社会现实的研究,使马克思脱离了黑格尔,转向了费尔巴哈。在青年黑格尔派中费尔巴哈具有强烈的唯物主义倾向,他批判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他认为“哲学不应该从它本身开始,而应当从它的反面从非哲学开始”。1843年马克思在《德法年鉴》上,发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和《论犹太人问题》等两篇文章,向世人宣告了他从唯心主义转向唯物主义,并指出“国家制度在这里就成了私有财产的国家制度”。他从激进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立场转向哲学共产主义立场,将消除私有制作为实现社会主义、实现人的解放的必由之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进行独立哲学创造的起点,不再沿着费尔巴哈的哲学方向前进,他从当前的经济事实出发,提出了异化劳动的概念,论证了扬弃私有制的必要性,同时论证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作用,这使得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开始转向了历史唯物主义。列宁把历史唯物主义称为“科学的社会学”,“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和“社会科学的唯一科学方法即唯物主义方法”。

马克思指出:“我们绝不想把新的科学写成厚厚的书,只向‘学术’界吐露。正相反我们两人已经深入到政治运动中;已经在知识分子中间,特别在德国西部的知识分子中间获得一些人的拥护,并且同有组织的无产阶级建立了广泛的联系。”马克思深深的明白,抽象的哲学必须要改变现实的世界,哲学的价值才能实现,但是抽象的哲学如何改变现实的世界呢?那就是到群众中去,实现哲学与无产阶级的结合。就像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所讲到的:“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思想的闪电一旦击中这块朴素的人民园地,德国人就会解放成为人。”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接受马克思的主张,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1848年,马克思应共产主义者同盟的需要,为其撰写了纲领即《共产党宣言》,从此共产主义者同盟有了科学的理论作为指导,一个全新的无产阶级政党就此登上历史的舞台。

二、马克思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马克思不仅创造了革命的理论,更是进行了革命的实践活动,他将革命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了完美的结合。在理论上,不管是实践的唯物主义,还是辩证法思想,处处体现了理论的革命性;在实践上,马克思更是将他的社会革命思想、政治革命思想,应用于实践。在马克思那里,革命的理论与革命实践、革命的激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谱写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传奇人生,彰显了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的宝贵人格。正如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墓前讲话中评价的,“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作为革命家的马克思,他积极地投身到无产阶级革命的斗争中去,并把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实现无产阶级的解放以及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作为自己终身的奋斗目标。

马克思在读大学期间就十分关注当时的社会现状,当时的德国处在四分五裂的封建割据状态,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十分尖锐复杂。马克思十分关心当时的政治状态,认识到了德国封建专制统治对德国的危害。面对这种社会政治状况,马克思在他的毕业论文中写道:“不畏神威,不畏闪电,也不怕天空的惊雷……”,这句话表达了马克思不可抑制的战斗热情和所要选择的生活道路。年轻的马克思宣告了自己反抗普鲁士封建专制统治的决心。随着马克思大学毕业,进入到《莱茵报》工作,真正深入到社会生活,和现实的物质利益打交道。这个报纸是莱茵地区自由资产阶级创办的一个反对派报纸。马克思在报上连续发表文章,竭力维护劳动人民的利益,猛烈抨击普鲁士政府的反动统治。揭露统治阶级对摩泽尔农民的剥削和压迫。在这半年左右的现实政治斗争中,马克思接触到许多尖锐的社会问题,由于斗争的需要,他广泛研究了经济学和英、法两国的各种社会主义流派的著作。但由于当局的破坏,以及资产阶级股东的妥协,使马克思愤然辞职并离开。1843年深秋,马克思到了巴黎。当时的法国已经经历过多次革命风暴,工人运动蓬勃开展,各种社会思潮之间的斗争也很激烈。马克思一到巴黎,便立即投入了沸腾的斗争生活。他和流亡巴黎的德国工人的秘密组织以及法国工人秘密组织的领导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经常出席他们的会议。1844年2月,马克思和黑格尔左派分子卢格合办了一个激进派杂志《德法年鉴》。他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矛盾,指出必须对现存制度进行根本变革,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第一次指明无产阶级是实现社会主义革命的社会力量;精辟地论述了把革命理论和群众斗争结合起来的思想。1844年6月,德国西里西亚织工举行起义。这是德国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第一次大规模阶级搏斗。马克思高度赞扬德国无产阶级的觉醒和革命精神。马克思的革命活动,使得普鲁士统治阶级极度恐惧。他们把马克思看成是最危险的人,使尽一切卑鄙手段对他进行迫害。但马克思的革命实践活动并未因此停止,1847年参加并改组“正义者同盟”为“共产主义同盟”,并为其起草纲领《共产党宣言》。1848年欧洲革命爆发,马克思在物质上援助法国革命,并回国参加德国的三月革命,在《新莱茵报》上宣传无产阶级观点。1864年创立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马克思是协会的领袖和灵魂。1871法国巴黎公社革命爆发,马克思对革命的爆发以及革命进程进行了积极的支持和帮助,并且在革命失败后,潜心探索和分析革命失败的原因,为后来的革命活动提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参考和经验借鉴。

在这期间,马克思多次被驱逐甚至囚禁,加之身体被病魔侵袭,生活十分窘迫,马克思在思想上是富有者,在经济上却是一贫如洗,他的一生几乎是在贫困潦倒中度过的。马克思没有固定的工作,一家人的经济来源主要靠他极不稳定而又极其微薄的稿费收入,加之资产阶级对他的迫害和封锁,使饥饿和生存问题始终困扰着马克思一家,差不多把马克思置于死地。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他常常囊空如洗,衣食无着,在困境的泥沼中挣扎。但马克思从未放弃过对资产阶级的、从未放弃过对现实资本主义社会虚假的伪装进行彻底的揭露,也从未放弃过他始终关心的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斗争活动。

三、马克思是时刻关切人类命运的人道主义者

在马克思一生的理论和实践探索中,始终是围绕着人的根本发展和人类未来命运的走向而展开的。在马克思逝世后的200年间,无论时代怎样变化,马克思都没能淹没在历史的潮流中而始终倍受世人景仰,这与他付其一生伏案探索全人类自由全面发展的人道主义关怀是不可分割的。马克思在青年时代就曾写下:“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达到完美。”但马克思的誓言并没有止于青年时期的一时许诺,而是真正的践行了一生。

马克思在超越了传统人道主义的基础上,发展了新的人道主义。马克思在关注现实生活的过程中,发现了人类历史的真正起点是现实社会的人、是从事现实生产活动的人,而不是虚幻的超越现实的人,不再纠缠于对人的本体论和人的生存论的理论辨析,而是脚踏实地的独立寻求解放无产阶级同时也解放全人类的现实途径。在资产阶级社会的事实中,即“工人变成了机器的单纯的附属品”,马克思发现了人的异化和劳动的异化,发现了剩余价值理论,这是对人的完全的束缚,这是人类自由全面发展的最沉重的枷锁,只有完全和全部地摆脱和解除这种压迫和剥削,人类才能解放成为人。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无疑是最彻底的人道主义者。在《神圣家族》中,马克思首次提出“现实的人”,这是与传统意义上的关注人的精神领域的自由所最大的不同点,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强调:“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至此,马克思逐渐完善和明晰了自己所要改变命运的这一群体的力量和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地位,也日渐清晰了他们在社会生活中所遭受的非人对待命运,马克思在逐渐探索的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解放全人类的武器和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即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自身。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不仅批判了资产阶级“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同时也彻底唤醒了在这种剥削中沉默不语的无产阶级,指出:“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因此,马克思从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维度揭示了无产阶级的被剥削被压迫地位,且没有止步于此,而是进一步寻求摆脱这一困境的现实路径,展现出了马克思忧心人类命运的人道主义关怀精神。

马克思不仅探索了人的解放的途径和手段,并且为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生存和生活方式进行了详细阐述,在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将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虽然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也宣扬人的主体地位,但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特质驱使人的主体地位依附资本的主导地位,而马克思对人的关怀是使人彻底摆脱资本的压制和奴役,使人真正成为人。从这一维度来看,马克思不仅是对无产阶级的满怀同情和忧虑,更是对整个人类的长久持续发展倾注了毕生的心血。在马克思自己深处祖国政府的驱逐以及在贫困交加下都没能使他放弃这一为全人类解放的斗争,马克思把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彻底解放当作自己毕生的使命,他心系人类未来命运始终不放,马克思的伟大人格和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无私奉献使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彻底的人道主义者,正如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时的墓前的讲话中所说的:“他可能有过很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死敌。”马克思的一生是牺牲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更是为人类命运探索和斗争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