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期刊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过往期刊» 正文

形教视窗 第一百四十五期

作者: | 发布日期:2016-06-20 |浏览次数:

   第二个问题,一旦从信息中介变成信用中介时,是否具备可持续的规模化能力。这个观点在宜信的宜人贷上市时就提到过,凡是带有风险的商业模式一定不会获得高估值,为什么呢?第一个核心原因,就是因为金融机构的特征本质是资本约束的,你赚更多的钱,都是需要更多的资本金才行的,所以他的资本回报率是不会高的。这个逻辑非常清晰的。

   另外一个原因是什么呢?是金融风险的不可测。前几天有人在我微博上留言说,他拿温州的按揭和信用卡来跟我举例证明资产的优秀,我直接骂一句傻逼就拉黑了。

  所有聪明的人和不聪明的人,都喜欢把过去当成未来,或者把当下当成为来。事实上,过去和现在永远不代表未来,人类都在不断颠覆和变革中前进。

  我们回头看,三年前,四年前,浙江很多银行的违约率都远远低于全国水平,不到1%的坏账水平,但是就能用这个数字来推演浙江的企业资产很好么?恰恰实践证明了曾经傲娇的浙江企业,在这几年经受了极大的考验。过去的数字永远说明不了问题,现在优秀的所谓个人资产端的数据,其实压根也说明不了问题。

  所有的风险都如同地震一样,蕴蓄在地下你看不出来,但是他所有的不出事都是为了某一天集中性的爆发的,而一旦爆发之后,就把你过去所有的不出事都给抹掉,这个就是金融风险的典型特征。

  所以,在金融业里,你说自己风险很低,其实是没人相信的,哪怕再好他也不相信,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你。当年次贷危机时,真正意义卷入次贷危机的是花期,但是包括富国、capital one别的实际上都没有太大的风险,但是市场上不信,所以他们的估值也掉了很多。

  所以说在信用风险方面,你是很难证明你管钱或者兜底能力、控制风险能力比别人强,所以你看全球的金融机构的估值体系都不高,PB在一倍左右,为什么呢?因为信用风险不可测,你现在再好,都不能代表你未来会更好。

  其实,这几年我看了听多少傻逼的,几年前的银行业,天天有人骂他们暴利,现在呢,天天骂他们傻逼,亏这么多,其实说他们暴利的人和说他们傻逼的恰恰都是同一批人。他们根本不知道信用风险不是靠个体玩得转的,系统性风险远高于个体性风险。在市场整体能赚钱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怎么借钱给别人都大概率能还钱的,我们以前借钱给别人,欠条都不用打,人家都会还你。现在呢?别说打欠条了,老婆小孩抵押给你,都照样跑路,因为他没办法赚钱,哪怕你信用再好,不一样还不了钱呢。所以,决定信贷行业生命的压根不是个体能力,而是周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