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期刊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过往期刊» 正文

形教视窗 第一百四十三期

作者: | 发布日期:2016-06-20 |浏览次数:

第二:对当前互联网金融及监管一些看法

  我春节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回顾三年多的互联网金融文字,主要核心思想就是互联网金融在过去三年走了歪路,被资本推上一条纯粹走规模和用户数道路,而不是真正走到一条进行有效风险定价的道路。

  金融的核心我一直在说,关键是要着力点在于如何解决金融风险的问题,而不是吸收资金发放贷款的问题,从我自己感觉吸收资金和发放贷款都不是什么能力,只要你胆子大,规模是很容易起来的,但是如何保证吸收的资金,放了贷款出去之后,能收得回来才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互联网不能在这个收回来的点上下功夫的商业模式和创新,我个人感觉都是耍流氓,我最早说过,任何一切不以风控为核心的创新,都是耍流氓。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很可惜,我们走了这么多年,并没有互联网金融在这里有太多的创新点。走到今天,陆续出现的各种违约跑路事件,就是对这种走错了方向的一种市场惩罚,我相信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事件出现,怎么看这个事情呢?我觉得涉及到怎么看监管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想说的是监管是必须的,显然现在已经是共识了。关于这点,其实我在2012年写过一篇文章给监管层,我的意思是全球就不存在一个不约束金融监管的国家,没有一定清晰的规则和边界,鼓励金融野蛮生长,最后的结果是一地鸡毛,与国家不利,而对真正有心创业创新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事情,最后的结果是好人给坏人买单,什么创新都可以鼓励,唯独金融创新需要审慎,因为他对周边行业对国家经济的负面作用太大。

  金融是个杠杆行业,他的本质是杠杆,确切说只要玩金融就必然是借别人的钱去放贷或者投资的过程,你如果拿自己的钱去创新也好,去被人骗也好,关我屁事,但是你拿了别人的钱,老百姓的钱去放贷款或者坐投资,赚了大钱是你的,亏了钱就让老百姓去承担,这种创新,其实本质就说耍流氓,如果还鼓励这种耍流氓的事情,那国家存在的意义在那里呢?

  国家之所以产生不就是因为约束强者保护弱者,让社会有一定的规则让大家能够在相对安全的环境里生存么。不约束强者,弱者就会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最后的结果就是抱着强者一起死的节奏。这种创新是没用任何意义的。

  我们很多经济学家,其实都不是金融学家,让他们讲宏观经济可以,讲理论可以,反正所谓宏观经济本身就是个扯淡的学问,你去唱空经济,是专家,唱多经济,也是专家,你看谢国忠专家,唱空了中国房价二十年了,不一样还是经济学家么?

  所以,反正随便扯上几句,自圆其说就行了,说民营银行的钱都是自己的,你不用管,这种典型没用金融常识的人都可以是经济学家,那还有什么人不可以是经济学家呢?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金融是个有对错的地方,有既定规则的领域,对错是可以说得清楚的,很多东西都可以被逻辑推演,或者至少是有常识的地方,这个领域应该听听真正专家的意见,少听忽悠的意见。过去的说法是法不禁止即可为,针对非金融领域可以,但是针对金融领域一定是不行的,因为当错误发生的时候,是全民为你买单的时候。现在其实就是埋单的时候了。所以,我一点想说的是金融监管是必须的,不用质疑的,关键是怎么管的问题,是你怎么逐步推行监管的问题。

  第二点我想说的其实是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已经是错过了最好的监管的时间点了,你刚开始的时候不监管,等到了一定的规模的时候,在去硬性一刀切的监管,我个人感觉带来的危害会很大,我们说监管从来不是目的,他只是手段而已,通过监管是为了让市场更好,任何为监管而监管是没意义的,带来的问题是市场不是更好了,而是更坏了。

  例如,去年的股票的去杠杆,要求在两个月内强制性的完成,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只能大面积的出问题,跟爬山一样,人家很不容易,辛辛苦苦的爬上了五千米的山,结果你要求他一个月内要下去,怎么办呢?只能跳崖了,还能怎么办呢?

  我这次在美国走了很多地方,也跟很多金融机构聊天,其实我还是很欣赏美国的监管方式,大家可以去看下美国次贷危机时期的美联储为代表的监管机构所作的一系列的处理危机的办法,至少是按照市场化规则,逐步的缓慢的采取博弈的方式来解决的,用了这么多年去杠杆化,差不多到了相对合理的水平,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出了问题之后,要解决问题是个细致活,压根不是一个行政化,运动化的方式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那不现实也不可能。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整个社会为部分人的错误买单的结果就是这么出来的。

  一样的逻辑我个人感觉,我们当前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的所谓的整顿,也必须慎之又慎,因为规模起来了,这个时候如果简单直接一刀切,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可能也是釜底抽薪,金融业是一个流动性主导的行业,再好的金融机构,再牛逼的金融机构一旦失去了流动性,那么最终也就是变得毫无意义,所以我很早的时候说,只要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最终定性为金融机构,那么他就跟传统金融机构所面临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关键的关键就是流动性的风险。

  我很早前写过一篇关于美国次贷危机的文字,里面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点就是金融机构要更注重资产负债表,比简单的看利润表要重要。JP摩根大概用十亿多美元就把拥有85年历史、在美国排名第五的贝尔斯登投资银行收到麾下,光贝尔斯登那幢总部大楼据说就值12亿美元。他们之所以能够拣到这样一个便宜除了美国政府部门拔刀相助之外,更主要还是因为贝尔斯登在48小时内迅速崩盘导致的,但是事实上,并不是因为它真的需要崩盘,而仅仅是因为人们怀疑它可能要崩盘。这正是这件事最可怕的地方。

  有本书叫谣言害死熊,里面提到基于对贝尔斯登的不信任,在两天时间里,贝尔斯登的客户和交易对家因为对它的履约能力产生怀疑而一股脑提走了170亿美元的现金,导致它几乎是按照字面含义在“一夜之间”径直滑到了破产的边缘。这完全就是一部关于现代金融体系的教科书,它无比生动地阐释了1个道理:支撑现代金融体系最重要的基础不是物理世界中的实物资产,而是人们对于这个体系本身的信心以及这个体系中参与者在其他参与者心目中的信用。一旦信心动摇,一旦信用不再,再高的大厦也会在顷刻之间轰然坍塌,速度甚至比911中的世贸中心还要快。

  贝尔斯登的市值最光鲜的时候为200亿美元,在和中信谈判参股之际为135亿美元,仅仅过了1个周末等到星期七摩根大通报出收购价之际已然只剩下血淋淋的2.4亿美元。谁说资本市场靠谱贝尔斯登跟谁急,只是急也白急。

  问题的实质是:金融机构为了博取高额利润近年来过度地通过金融杂技为本来不应得到贷款的人提供贷款,由此而产生的风险通过层层包装被隐藏起来,没有人能够真正看懂包装纸下面的东西,直到有一天忽然有人意识到包装纸下面可能是一堆没有价值的垃圾、甚至是1个一触即发的地雷区,并且很快地把这种担心在市场中传播出去。

  我们或许可以得出1个结论,那就是金融机构的价值评估在很大程度上不能只看它的税后利润,也不能只看它的账面价值,同时还要看它所持有的金融资产的风险系数,无论同这些资产对应的账面价值是多少。而其实账面资产的价值直接相关的就是流动性风险,足够 流动性的时候,价值上升,流动性不足的时候,价值就会大面积下跌。所以当前如果互联网金融监管不进行很好的平衡,那么带来的社会性问题将会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所以,我们现在无论是监管和从业者,都不允许存在所谓的自欺欺人,要清晰的知道自己是谁,别到现在还在说什么信息中介,信用中介。事实上,我们目前的绝大部分互联网金融公司本质就是金融机构,这个是现实,不需要否认,是就是呗,有什么好否认呢,问题就是定性金融机构之后,考虑的很多问题就是作为互联网化的金融机构怎么管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