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系统与科技革命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法制园地» 政法系统与科技革命» 正文

政法系统的“科技革命”

作者: | 发布日期:2017-05-29 |浏览次数:

“十八大以来,政法工作与科技融合,客观上是形势所逼。现代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条件下,对打击犯罪、司法公正都提出了新的要求,不用现代科技不行了,要落后。”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认为,“未来,人类社会将进入所有人、物都互联互通的‘万联网’时代,更多超乎想象的奇迹将会发生”,只有掀起一场头脑风暴,才能掌握开启未来之门的钥匙,使政法工作占领先机,赢得优势。他要求政法机关善于运用现代科技最新成果去做传统人工手段做不了、做不好的事情。

司法改革与技术创新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一方面技术创新解决了司法改革中的难题,另一方面司法改革也在促进技术创新。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为代表的高科技全面“武装”政法系统。

在法院系统,“智慧法院”成了新的司法生产力,人工智能不但能给法官们代笔写法律文书,而且还能依据全国判例为法官们提建议;在公安系统,线上正在逐步取代线下成为打击犯罪的重要战场;在检察院系统,“大数据”已经成为检察官们的得力助手,如果公安机关移送的证据有程序性瑕疵,办案软件就能自动报警。

过去四年多来,全国公检法中的“黑科技”越来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一场政法系统的“科技革命”正悄然发生。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说的那样,“科技创新就像撬动地球的杠杆,总能创造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迹”。十八大之后开始的这轮司法改革中,科技创新正在各个环节创造奇迹,“向科技要警力、向信息化要战斗力”已成为现实。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十几年前,刚从警校毕业那会,徐鹏到了一个案发现场,首先是找指纹、脚印,走访周边群众。如今看来,这套方法早已过时了。现在是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信息处主任的徐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破案有个二八定律,80%的案子要靠视频破案。”

就像是刀锋的两面,科技颠覆了徐鹏和他的同事们的工作,也改变了犯罪。代替街头的“飞车党”“请借我一元路费”的骗局,电信网络诈骗、手机木马等线上犯罪成了人们最深恶痛绝的社会毒瘤。

2014年,中国移动网民数量首次超过PC网民,真正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同样是那一年,电信网络诈骗成为热词,从“猜猜我是谁”到“我是你领导”和冒充公检法,电信诈骗的骗术更新迭代,让人防不胜防。

和电信网络诈骗交手了几个回合后,深圳市刑侦局二大队的副队长王征途发现这类案件破案率不高并不在于警力不足,“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能打、能蹲、能熬夜的警察了,缺的是懂互联网技术、懂通信技术、看得明白银行流水的人。”

三年后的2017年,形势已逐渐明朗。2017年初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孟建柱给出了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中国网络犯罪已经占到了犯罪总数的1/3,并以每年30%以上速度增长”,也就是说未来绝大多数犯罪都会涉及网络。

“战场”确实在转向互联网。王征途破获的一宗特大电信网络盗骗案,梳理了26名嫌疑人的背景之后,他惊讶地发现,“三分之一有盗窃、扒窃等犯罪前科,科技形势之下,连犯罪分子都转型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新形势下,一场新的科技革命在整个政法系统拉开帷幕。

一位接近政法系统的官员观察,“十八大以来,政法工作与科技融合,客观上是形势所逼。现代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条件下,对打击犯罪、司法公正都提出了新的要求,不用现代科技不行了,要落后。”

不仅仅是公安,同样感受到这股来自科技的压力的还有法官和检察官们。

2013年7月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正式开通,这是一件载入司法史的大事件。就像是参加了一次关于司法公正的考试,署着法官们名字的裁判文书被晒到了网上,而全国网民都是考官。

河北石家庄桥西法院的刘国珑就遇到过当事人会提前在网上搜索他判过的案子,见面了还点评道,“刘法官,我提前在网上搜过你之前的案子,你的评价还不错。”

甚至还有人会去上面找和自己所诉的案子类似的案子,打印出来找刘国珑,“你看看,人家这个案子是这么判的,你也要这样判”。

十八大以来,司法公开的脚步逐渐加快。继审判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公开之后,中国庭审公开网也在去年相继上线。

案件怎么判、公不公,网民们在网上盯着。

掀起一场头脑风暴

追逐科技创新的紧迫感,从上至下在全国政法系统中层层传递。据接近政法系统的官员回忆,孟建柱对科技创新非常重视,“四年来一直通过各种方式推动政法工作的信息化、专业化”。

据他介绍,无论是国内调研还是出访,“到访地最有名的高科技企业,最新的科技成果,领导都要去看看。有时点名要去的互联网企业,甚至让我们都有些意外。研发新材料、制造无人机的科技企业,提供图片美化的互联网公司都去看过。”

一位政法口的跑线记者明显感受到,十八大以来的历次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对于将科技创新融入政法工作中,“年年都强调,而且分量越来越重”。在他看来,应用科技创新的技术,可以说是十八大以来政法工作一个显著亮点。

在孟建柱看来,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既为我们维护公共安全带来了巨大挑战,也提供了重要机遇”。

在他的设想中,情报信息工作应该作为核心工作能力来抓,而大数据就是一个提高情报水平的利器。它将极大地提高社会治理的可预见性、精准性、高效性,“要善于运用大数据,实时关联,分析犯罪嫌疑人的行为轨迹,从中找到犯罪规律或趋势,推动由事后追溯向事前预测预警预防转变”。

如今,运用信息化手段、大数据技术开展风险研判预警,各地都在实践。

2016年10月21日,中央政法委举行第四次百万政法干警学习讲座,令全国各地会场听课的干警们意外和兴奋的是,这次讲座的主讲人是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演讲的题目就是“科技创新在未来社会治理中的作用”。

科技创新怎么在社会治理中起作用?马云讲了个例子:一个人买高压锅很正常,一个人买钟也很正常,一个人甚至买一个火药也正常,买个钢珠也正常,但是一个人合在一起买那么多东西,就一定不正常了。如果没有分析数据结果,请问你怎么知道他在造炸药?这就是依靠大数据提前预防社会风险的生动事例。

当下,利用大数据进行社会风险防控已经放进了各地政法部门的工具箱。

针对涉众类经济犯罪高发的现状,山东等地建立了金融风险防控预警平台,在资产端和资金端开展实时监控,提高了对金融风险的发现水平和处置水平。

在贵州,检察院最近发现,六盘水市贩毒人群的结构出现了新特点,少数民族人员涉案出现异常增长。

针对这一形势,他们通过业务辅助系统,对这类案件进行了大数据分析,很快找到了这类案件犯罪的规律,贵州省人民检察院信息中心主任冯涛说,“这相当于给打击和防范这类犯罪提供了一份行动指南”。

“未来,人类社会将进入所有人、物都互联互通的‘万联网’时代,更多超乎想象的奇迹将会发生。”孟建柱认为,只有掀起一场头脑风暴,才能掌握开启未来之门的钥匙,使政法工作占领先机,赢得优势。他要求政法机关善于运用现代科技最新成果去做传统人工手段做不了、做不好的事情。

广东省公安运用现代科技解决了不少棘手的难题,铁路系统内部素来就有句话叫“全国春运看广东,广东春运看广州”,这里几乎是全国安防压力最大的地方之一,但在当地警察眼中,这里也是全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广东省公安研发了一套名叫视频云的系统,被警方监控的有犯罪前科、负案在逃人员一旦进入广州火车站,系统就会自动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