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立法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法制园地» 数字经济立法» 正文

数字经济重塑产业格局

作者: | 发布日期:2020-09-26 |浏览次数:

由经济日报社、廊坊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数字经济大会”9月19日在河北省廊坊市举行。有关地方负责人、国内数字经济领域的权威专家、业界代表围绕“数智赋能产业 创新引领未来”主题,深入探讨交流、加强对接合作,为培育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建言献策。

抢抓发展机遇

数字经济作为引领未来的新经济形态,既是经济提质增效的新变量,又是经济转型发展的新蓝海。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各部门、各地方积极行动、主动作为。

“我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数字经济大国,未来必将成为全球数字化发展的引领者。” 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农工党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曲凤宏表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的优势进一步凸显,电子政务、远程办公、在线教育、在线医疗等各类线上服务呈现爆发式增长,展现出巨大发展潜力。

为拓展新蓝海,河北省紧抓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冬奥会筹办等重大历史机遇,加快建设数字经济强省。据河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党组书记、厅长龚晓峰介绍,河北省全面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双轮驱动”,2019年,河北省数字经济规模近1.1万亿元,位居全国第10位,同比增长15%,占GDP比重超过31%。廊坊市也大力培育数字经济,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居河北省首位。

“我们将进一步抢抓重大机遇,展开务实合作,推动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廊坊市委书记冯韶慧表示,廊坊市已建成润泽国际信息港等4个大型数据中心,运营机架数量超过6万架,成为京津冀数据存储高地和北方算力中心。

河北省数字经济联合会会长吴显国也指出,加强大数据产业创新应用领域的深度交流合作,是深化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方向,河北省将继续主动加强协同合作,有效实现京津冀三地大数据产业的优势互补。

筑牢“数字之基”

“欲筑室者,先治其基”。数字经济发展需要坚实的基础支撑。

“新基建既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也是数字经济的发展根基。”润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周超男认为,在新基建助推之下,我国将加快推进基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数字化转型,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5G是支撑垂直行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新型基础设施。”中国无线电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科技委常委李国斌强调,5G的技术特点和应用场景使其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

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周景耀介绍说,5G与4G相比,具有更高速率、更低时延、更广覆盖的特点。5G峰值速率10倍于4G,传输时延仅毫秒级,连接能力达百万级。5G开启了万物广泛互联、人机深度交互的新时代。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2020年至2025年,5G将拉动中国数字经济增长15.2万亿元;其中5G带动的信息产业增加值部分,预计增长3.3万亿元;5G技术对其他产业贡献部分,预计增长11.9万亿元。

当前,5G正进入商用关键时期,加快5G发展是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重要行动之一。有关专家建议,要把5G赋能数字经济新发展纳入“十四五”规划等相关政策文件中,把5G网络建设纳入各级政府国土空间规划,加大地方政策支持和落地实施,合力推进5G建设发展各项工作。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曾宇指出,互联网基础资源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石。从长期看,要从微观、中观、宏观三个方面来加强互联网基础资源领域核心技术的突破,要尽快突破量子网络、卫星互联网核心技术,加快促进互联网基础资源政策生态、技术生态、产业生态的构建与协同发展。

提升融合水平

当前,数字经济深刻融入我国经济社会各领域,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重要驱动力。

赛迪顾问发布的《2020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指数(DEDI)》显示,全国31个省份数字经济融合指标平均值30.1。其中,14个地区位于平均线以上,较2019年数量增加,表明我国数字经济融合发展水平有所提升,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取得实质性进展。

“面向实体经济,提高融合发展能力。”赛迪集团总经理、赛迪顾问总裁秦海林建议,要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持续推进产业数字化、壮大融合产业,重塑生产方式、服务模式和组织形态,提升实体经济的发展韧性。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中国电子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晓兰给与会者带来这样一组数据: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市场规模预期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3.4%;2035年,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预计将带动全球经济增长30万亿美元。

“工业互联网是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突破口。”徐晓兰从三个方面进行阐释。

首先,优化存量,促进企业提质增效降本。积极推动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广泛开展企业尤其是制造企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改造,帮助企业减少用工量和压缩运营成本,优化资源配置,大幅提升各环节的工作效率。

其次,做大增量,推动企业向价值链高端延伸。通过跨设备、跨系统、跨厂区、跨地区的全面互联互通,实现企业生产运营的多元资源优化和多维创新协同,从而推动生产制造服务体系的智能化升级和价值链拓展,带动技术高端化、产品高端化、装备高端化,面向柔性生产、敏捷响应、绿色运营等方向重构企业发展模式,催生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服务化延伸等新业态。

再次,融通发展,激发企业培育形成新增长点。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步伐,跨行业、跨地域、跨时空实现创新资源的快速汇聚,促进各种要素资源的高效共享,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

在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教授白津夫看来,数字经济的发展,在重塑产业格局的同时,也在重构产业逻辑。比如,从竞争优势到“协同创造”,从规模经济到范围经济,从组织化管理到平台化管理,企业组织从层级化到网络化结构,从中心化向平台化转变,从做项目到做生态。

“面向数字时代,要形成新的产业发展逻辑,运用新的逻辑指导产业发展。”白津夫提醒企业界人士,数字时代不要重复工业时代的产业逻辑,否则走不通,也做不大。

转载来源: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