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本站专栏» 正文

再谈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二)

作者: | 发布日期:2016-11-20 |浏览次数:

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不只是投资和消费的比重失衡,不能将中国经济的增长下滑简单归结为经济周期。也恰恰因此,如果仅仅采取总量的刺激政策,而不通过改革调整经济的结构,那么这样的政策不仅可能效果不大,反而有可能加剧经济的结构矛盾。2009年的刺激计划,造成的结果就是这样的。

        通常人们在谈到中国的结构问题时,往往偏重于探讨投资和消费的比重失衡。这篇文章里,我不想再重复地讨论这个问题,我要指出的是,中国的问题远远不是消费和投资的结构失衡这么简单。

        中国的问题不只是投资的总量过剩了,关键的问题在于,总量上的投资回报下降,是因为投资的结构出现了问题,是大量的投资被投在了回报并不高的地区和产能过剩部门。需要强调的是,我并不是说中西部和三四线城市不需要投资。我到一些贫困的山区去调研,当地反映那里的农产品和水果运不出来。如果在这些地区的投资是帮他们把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运出来,或者在那些可以发展旅游的地方,兴建基础设施(比如机场)把人运进去,这样的投资当然就会有回报。关键的问题在于,在过去十多年,大量在中西部(特别是三四线城市)进行的投资是工业生产,而且是重化工业,严重偏离当地的比较优势。如果再往下深究,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是一些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虽然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让市场经济成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政府发挥更好的作用。但是,若干年来,在实践上,经济政策却总是试图抵消市场经济的作用,进行反向的操作。

        地价、房价等价格信号恰恰是在告诉我们,什么地方出现了供给小于需求。市场经济国家里,企业是投资的主体。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就是供给去适应需求,而不是在供给小于需求的时候,动用行政力量去限制需求。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不会在人口大量流入的城市通过行政力量限制土地供应,同时,却在人口流出地增加土地供应,建设工业园和造新城。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当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有一个空间的思维,改变当前有需求的地方缺供给、有供给的地方缺需求的结构性矛盾,让经济资源在城乡间和地区间得到更加有效的配置。

        近些年来,有一些经济学的文献研究了中国不同所有制的企业之间的资源错配问题,而在城乡间和地区间的资源错配却被严重的忽视了,这可能是因为学者们并不知道(或者故意回避)中国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政策,可能误以为中国已经接近自由市场经济了。我也借此机会,向学术界和政策界呼吁,重视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在空间上有效配置资源。如果充分尊重市场规律,让经济资源能够流入到更加有效率的地区,就能够提高全国总体的投资回报率、资源配置效率和经济增长率。通过改革,经济增长有可能会跳脱深L的形状。但是,即使未来经济增长速度有可能加快,这完全不同于通常的经济周期里从衰退走向复苏的情况。